出埃及记8章18-19节     行法术的也用邪术要生出蝨子来,却是不能。于是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都有了蝨子。行法术的就对法老说:「这是神的手段。」法老心里刚硬,不肯听摩西、亚伦,正如耶和华所说的。

对法老而言,摩西和亚伦所施的奇事,只是一场又一场的法术比赛,法老的术士们也做得到。但是妥拉坊的钟盐光老师对这些奇事,有一套很好的解说:「每一组灾难都有一个耶和华神要向法老证明的命题。每个命题,在『每一组的第一灾』要发生时就已先预告和布达,并且,这命题的范围会随着法老的心理刚硬而不断加大、其等级也会不断上升。」这是法老所没有想到或预料到的。

在第一组的第一灾:水变血。首要证明的是耶和华神的「存在」。『因此,你必知道我是耶和华。』我耶和华神「是存在的」,你法老无法置之不理,坐视不管 (出7:17) 。接着,神要让法老知道谁掌管生命。

当神吩咐摩西,摩西就告诉亚伦,亚伦就伸杖击打地上的尘土,就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有了蝨子,埃及遍地的尘土都变成蝨子了。行法术的也用邪术要生出蝨子来,却是不能。于是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都有了蝨子。行法术的就对法老说:「这是神的手段。」法老心里刚硬,不肯听摩西、亚伦,正如耶和华所说的 (出8:17-19) 。

行法术的明白他们的法术源头,不是神,也不是生命的源头,所以他们无法制造或产生生命。地神(撒拔)就好像华人拜的土地公,它也不是生命的源头。只有耶和华神才能使尘土变出生命体。所以他们认输:因为「这是神的手段。」原来他们拜的神明都是假的。行法术的明白了,法老却不肯认输,因为在埃及,法老也是被当作神来敬拜的。

为了要「对应」到每一组要证明的「命题」,耶和华神施展出「相应的」灾难「内容」,来机会教育法老。借着第一组的三灾:水变血,蛙灾和虱灾,来挑战在埃及代表「生命」的两位神明:尼罗河神,和蛙神海奎特 (Heqet),牠们这时都发生「灾变」,不受法老所控制,也无法抵挡耶和华神的权柄。所以表明『耶和华神才是掌控「生命」的王。』

虱灾之后,摩西和亚伦再去水边见法老,水边指尼罗河水边。法老当然不容以色列百姓离开。因此摩西宣告下一轮的灾害即将来临。在这一组的灾害里,神将分别祂的子民和法老的子民。

第二组的第一灾是苍蝇灾。证明耶和华不仅「存在」,接下来祂还要证明『我是「在天下之中」(בקרב הארץ)、(in the midst of the land) 的神』,是会「关心-介入」到人类日常生活的神 (出 8:22-23) 。

当成群的苍蝇飞到法老和臣仆并百姓的身上,进埃及人的房屋和他们所住的地,埃及遍地就因这成群的苍蝇败坏了。然后,神叫苍蝇离去,一也没有留下,这实在是更奇妙了。在第五灾里,耶和华的手加在埃及人田间的牲畜上,就是在马、驴、骆驼、牛群、羊群上,有重重的瘟疫,埃及人的牲畜几乎都死光了。法老派人去以色列人的地查看,他们的牲畜都好好的。

第二组的第三灾是疮灾,摩西、亚伦取了炉灰,站在法老面前。摩西向天扬起来,就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成了起泡的疮。行法术的在摩西面前站立不住,因为在他们身上和一切埃及人身上都有这疮。但神使法老的心刚硬,为了让法老多看神的奇事,明白神的权能,认识耶和华才是真神。但法老不是普通人,一点皮肉之苦不能让他醒悟。

耶和华透过第二组灾难中的「蝇灾」,「畜疫之灾」和「疮灾」,来提点并向法老显明『我耶和华必将我的百姓和你的百姓「分别」出来。我也会「分别」以色列的牲畜和埃及的牲畜』意思是说,同样的灾难,同是发生在埃及,埃及人和埃及的牲畜定会遭难;但以色列人和以色列的牲畜却安然无恙 (出 8:23/9:4) 。

耶和华神给法老的讯息始终如一: 『容我的百姓去,好侍奉我耶和华神。』不像法老每一次都不守信用,改变他的诺言。这就是神和人的不同,再有权势的人在利益面前也经常说谎,没有信用,甚至出尔反尔,这个我们都看惯了。只有耶和华神是信实守约的神。

从每一组灾难的「发布地点」来看:每组第一灾预警的发布地点都是在「尼罗河边」发出的。每组第二灾预警的发布地点都是在「法老皇宫」里发出的。

尼罗河,是埃及的生命来源、农业命脉,法老自称祂是尼罗河的主人。所以当他在每一组的第一灾遭受灾难打击时,法老就会退回到他的帝国皇宫里坐镇,继续待在他的王位上发号司令,顽强抵抗。

尼罗河和法老宫殿都是象征「法老权柄」的所在地,而耶和华神正好「直捣黄龙」,就挑在这两处,来警告法老,宣告法老的失败,耶和华神才是真正掌权的神。

明天我们要继续看神用什么方法警告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