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27:5 于是摩西将她们的案件呈到耶和华面前。

全世界大概都有这个问题,从女权低落到女权高张,至今争取女权的运动方兴未艾。在以色列人中也有这个问题。

在〈民数记〉第廿六章里讲到以色列人第二次的核数,很奇妙的,在第46节出现了这样的一句:「亚设的女儿名叫西拉」。当时被数的都是廿岁以上的男人,怎么会把亚设的女儿放进去呢?莫非她是以色列的花木兰?根据犹太人的百科,西拉是一位很长寿的女子,她长得非常美丽,并且十分有智慧,为以色列人解决了许多问题,深受拉比们的爱戴。她和雅各一起下埃及,又与摩西一起出埃及。因为她是亚设的养女,所以在雅各下埃及时,没有把她算在家人之内;但是在出埃及入迦南时,他们特地把她的名字放进去,表示她也是以色列人的一份子。她的故事很有趣,但只记录在犹太教对律法和伦理进行通俗阐述的宗教文献《米示拿》Midrash里,即犹太人的《圣经注释》,以后有机会再跟大家分享。因为这是一个很特殊的例子,所以稍微解释一下。今天要谈到女权的问题,在只有数点廿岁以上的男子时,这西拉的出现正突显了她的位置。

在犹太人的历史中,有不少奇女子,而她们的故事也都被传了下来,让世人知道在神眼中,女人也是祂所看重的。这段经文的背景是,经过四十年在旷野的飘泊,以色列人终于准备进迦南,开始做分地的工作。此时玛拿西支派里有一个人名叫西罗非哈,他生了五个女儿,没有儿子。和其他男人一样,他死在旷野里。这时他的女儿们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们竟然分不到一寸土地。那进了迦南之后,她们怎么生存?她们必须见摩西,因为她们的族长无法为她们解决这样的问题。

那时的妇女要见摩西是件大事,就好像要见当时的国王或总统,因为摩西是以色列人当时的领袖。我们若看以前的记录,去见他的多是族长和领袖;在初期时他也为百姓解决纷争,但是后来就有长老们分担他的工作。因此这五个女儿走到会幕前,当着摩西和以利亚撒大祭司,及众领袖和会众前,把她们的问题交上去。

她们的重点有二:第一,她们的父亲不是可拉的叛党,他没有攻击耶和华。他死于自己的罪,不是被惩罚死的。第二,不能因为父亲没有儿子,名字就被除掉。她们的诉求,要保留父亲的名字,也要得到应分的产业。我们仿佛可以看见或听到众人惊讶的议论:这些女人好大胆啊!

我很喜欢摩西的作风,我深愿自己也能像摩西一样,凡事带到神的面前,求神定夺,求神给智慧。神立他为以色列人的领袖,他却不以自己为聪明,宁可凡事听凭神的意思。权力和名利会不会让人自高自大呢?很多人一旦有了权力,那真是翻脸比翻饼还快。但是摩西不然,摩西自始至终都是这样,一旦有事,就把案件呈到耶和华面前。这是一个完全相信神的智慧之人所做的事。他始终明白,神比他聪明,比他有智慧。

神晓喻摩西,西罗哈非的女儿说得有道理。从此就开始有了:「无子则传女,无女则传兄弟,无兄弟则传叔伯,无叔伯则传近亲」的法规。从此之后,不用再担心只生女不生男,因为产业也可以传给女儿了。没有子嗣的人也不用愁后继无人,可以传给兄弟,没兄弟就传叔伯或近亲。

西罗非哈的女儿们的故事还有续集。在〈民数记〉卅六章,他们的族长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她们若嫁以色列别支派的人,就必将我们祖宗所遗留的产业加在她们丈夫支派的产业中。这样,我们拈阄所得的产业就要减少了。到了以色列人的禧年,这女儿的产业就必加在她们丈夫支派的产业上。这样,我们祖宗支派的产业就减少了。」

女儿可以继承产业的条例却引起了玛拿西支派族长们之恐慌。倘若这些女子嫁了人,那么她们的地就变成别支派的地。他们的地就会变得越来越少了。当然,我相信其他支派也会有同样的担心。假如继承了产业的女儿和别支派的人结婚后,她的地就变成她丈夫所属支派的地,长久下去,就分不清楚各支派的产业了。例如,在犹大族的地里有玛拿西的地,在玛拿西族的地里有拿弗他利的地,等等。玛拿西支派的族长们只看到自己的地可能减少,却还没有看到将来大混乱的局面。虽然,禧年是一件很遥远,而以色列人始终没有去执行的安息年,但是对于有可能的损失,光是想像已经让他们受不了。但是摩西承认他们考虑得周到,有道理。

从摩西的回答里,我们知道摩西又去向神请教该如何回答了。因此摩西说:「耶和华这样吩咐说:『她们可以随意嫁人,只是要嫁同宗支派的人。』」在人眼中十分复杂的一件事,神一句话就解决了。为了以色列人要各守各祖宗支派的产业,凡在以色列支派中得了产业的女子,必和同宗支派的人结婚,好叫以色列人各自承受他祖宗的产业。

借着西罗非拉的女儿,她们父亲的名字不但保留下来,产业也分到了。她们留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不要因为性别而不敢要求公平的待遇。因为我们所信的神,是一个正直公义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