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 3章 5-6节   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 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

在烈阳发威时,突然想起了一位很聪明的女士师兼先知。她喜欢坐在一棵棕树底下,为百姓排解纠纷。因此大家都称那棵棕树是底波拉的棕树。

在士师管理的时代,以色列人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当他们顺利平安时,就去拜外邦人的偶像,耶和华神就任由外邦人欺负他们。当以色列人被欺负得民不聊生时,就会转向耶和华神祈求。

约书亚过世之后,便是士师的时代。第一个士师是约书亚的女婿俄陀聂,他战胜了美索不达米亚王古珊‧利萨田,获得四十年的太平;接着是以笏刺杀了摩押王伊矶伦,以色列太平八十年;以笏之后,有亚拿的儿子珊迦,他用赶牛的棍子打死六百非利士人。底波拉是第四任的士师兼先知。

根据底波拉在〈士师记〉第五章的史诗,她说:「在亚拿之子珊迦的时候,在雅亿的日子,大道无人行走,过路人绕道而行。以色列农村荒芜,空无一人,直到我底波拉兴起,兴起作以色列之母!」珊迦虽然用赶牛棍打死六百非利士人,获得一时的平安。但是珊迦没有带领以色列人抗敌,也没有带领以色列人转向神。

因此以色列人很快又被迦南人辖制。迦南人把守要道,又四出掳掠,大道不安全,百姓须绕小道而行。「以色列农村荒芜,空无一人」,因为农村缺乏防卫的条件和力量,并且迦南人时时来抢劫,人们不敢耕种都逃走躲起来,因此田地都荒废了。田地荒废就没有粮食,何等困苦的处境。

底波拉指出以色列人被辖制的原因是:「以色列人选择新的诸神,战争就临到城门。」这就是他们当时最大的问题,所以当底波拉兴起之后,她开始引导以色列人回到神的面前。当以色列人回转归向神时,神也开始怜悯他们。底波拉派人从拿弗他利的基低斯把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召来,对他说:「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吩咐你:『你要率领一万拿弗他利人和西布伦人上他泊山去。我必使耶宾的将军西西拉率领他的战车和全军往基顺河,到你那里去,我必把他交在你手中。』」

从神来的呼召都是直接的,不是问你要不要啊?去不去啊?神的吩咐是:『你要率领一万拿弗他利人和西布伦人上他泊山去。』然后是应许:『我必使耶宾的将军西西拉率领他的战车和全军往基顺河,到你那里去,我必把他交在你手中。』

就好像神呼召摩西,祂说:「现在,你去我要差派你到法老那里,把我的百姓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对约书亚说:「现在你要起来,和众百姓过这约旦河,往我所要赐给以色列人的地去。」神的命令就是这样简单,神拣选人是做祂的器皿,祂要使用的器皿,至于责任及输赢,神自己担当。

没想到巴拉竟然回答:「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底波拉是女的,他是男的,又是大将军,竟然要有底波拉同行,他才安心。这样没有信心的回应,神也就把荣耀转给别人了:「我一定会与你同去,然而你在所行的路上必得不着荣耀,因为耶和华要把西西拉交给一个妇人的手里。」那个妇人就是雅亿。

那时「以色列四万人中,看得见盾牌枪矛吗?」以色列人根本没有作战的实力,夏琐王耶宾的将军西西拉,带领铁战车九百辆和随从的全军浩浩荡荡到了基顺河。底波拉形容战况:「星宿从天上争战,从它们的轨道攻击西西拉。基顺的急流冲走他们」,原来神下暴雨,使铁战车陷入泥泞之中,完全动弹不得。因为神的参与,西西拉的大军溃败,他也只能狼狈万分地逃走。

他逃到了一个基尼族人的家里,因为夏琐王向来和这基尼人希百有交情。他不知道的是,希百是摩西岳父的后裔,所以两边作战,他会帮谁呢?西西拉要水喝,希百的妻子雅亿给他奶喝,使西西拉十分安心地睡着了。然后,雅亿取了帐棚的橛子,手拿着锤子,静悄悄地到他那里,将橛子从他的太阳穴钉进去,直钉到地里。西西拉就死了。这时巴拉也到了。

神的应许完全应验。

我们看到信心影响信心,底波拉相信神,就帮助巴拉有信心出去领兵作战;底波拉相信神,就带领以色列人重新归向神而蒙福。神不仅在以色列人面前制伏了迦南王耶宾。从此,以色列人的手对迦南王耶宾越来越强硬,直到将迦南王耶宾剪除(士4)。你的处境困难吗?没有一个困难会大过神,没有一个问题会难倒神,问题是,你能不能专心倚靠耶和华?「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 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言 3章 5-6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