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四章1-2节    有一日,那人和他妻子夏娃同房,夏娃就怀孕,生了该隐,便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又生了该隐的兄弟亚伯。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

离开了伊甸园,亚当和夏娃开始用自己的劳力换取食物。他们或许生了很多孩子,只是没有一一记载;在这章里该隐所说的其他人,也有可能是他们的后裔。亚当活了930岁,不可能只生下三个孩子,那时还没有生育计划。其他的孩子可能陆续长大后就出外独立了。在第五章都只用一个儿子作为代表,所以该隐和亚伯算是代表作吧。

该隐是种地的,亚伯是牧羊的。当时神给人类的食物还是以蔬菜水果为主,该隐的工作是为了民生;亚伯牧羊是为了有羊皮给人作衣服,并不是拿来吃的。神看中亚伯的献祭,不看中该隐的献祭,并不是神爱吃荤或素,因为在〈利未记〉里,不管是燔祭,赎罪祭或是素祭都是神圣的祭。

当然,献祭给神不是为了要给神吃,而是为了解决人的罪的问题,好让人依然有机会可以和神沟通。所以〈希伯来书〉九章22 节说:「按著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

〈希伯来书〉11章4 节说:「亚伯因着信献祭于神,比该隐所献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称义的见证,就是神指他礼物作的见证。」亚伯为何蒙称赞呢?因为亚伯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他所献的合乎神的教导和神的心意,他特地选了羊群中头生的,还有羊的脂油。

该隐献上素祭,素祭的要求是要用初熟的作物。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只是拿地里的出产,想像起来,是不是随手抓一把?有就好了。没有提到他特地把初熟的出产来献祭,因此神不悦纳,不收货。该隐发怒,他敢向神发怒,脾气不小。神对他说:「你为什么发怒呢?你为什么变了脸色呢?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意思是,你自己做得不好就要改,不要继续犯罪。渺视神,是不是罪?献祭时随便准备供物,奉献时在钱袋里随便抓两个铜板,和该隐的心态是一样的。「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这是神的警告。

神希望该隐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可以改过。却没想到该隐竟然起了杀心,把亚伯杀了。神要你的供物,不要我的,把你杀了,让祂什么也没有。人就是很容易一错再错。老师说某个同学的功课做得好,你的乱七八糟,所以下课后你就去找那个同学的麻烦,会不会?家里人都说妹妹可爱,哥哥越听越生气,就趁大人不在欺负妹妹,会不会?若上司说某个同事做得好,其他同事会不会讨厌那个同事?做得不好的,常常不会反省自己以求改进,反而都觉得是别人的错,是不是?都是别人害我抬不起头,别人害我被骂。

魔鬼最喜欢我们嫉妒,我们越嫉妒,牠就乐不可支。因为人在嫉妒中,只要轻轻一推,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何时引诱人犯罪最容易?就是在他嫉妒时。因为嫉妒会使人失去理智,满心愤恨。

我非常相信,神亲自教导第一家庭怎样献祭,因为在《圣经》里,不管神要人做什么,祂都会先讲,再三指示,然后看人是否顺服遵行。这是神的性情。否则祂就不能说:「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能不能行得好,是因为己有教导,才有评语。最重要的是后半句:「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罪会恋慕我们,它会让我们生气犯罪,觉得不报复不行;然后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就火大,什么情谊都不顾了。

有多少人可以认识自己的错,像大卫一样说:「我向祢犯罪,唯独得罪了祢,在祢眼前行了这恶,以致祢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诗51:4)」当我们发现自己嫉妒别人时,能否如此祷告:「神啊,求祢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诗51:10)」

该隐杀了亚伯,神大大地惩罚该隐。他是农夫,地却不再给他效力。就是他种东西,地都不会有反应了,不会长东西了。好可怕的后果。最近因为疫情,好多人在自己家里种东西,假如什么都不长,该是何等伤心。其二,他必流离飘荡在地上。他不能再住在家里了,流离飘荡。他害怕有人会杀他,杀人者人恒杀之,他害怕自己迟早也会被人杀死。因此神为他立了个记号,让人不杀他。按著神的心意去行,敬畏神,似乎很吃亏,而且经常被人欺负,甚至于死亡,但是神必为他伸冤。

后来该隐建了自己的城,他的后裔都很有才。他的曾曾孙雅八是住帐篷、牧养牲畜之人的祖师。雅八的兄弟名叫犹八,他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土八该隐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还有一个凶狠的拉麦<他对两个妻子说:「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 若杀该隐遭报7倍,杀拉麦必遭报77倍。(创4:23-24)」该隐没有把对神的信仰传给后代,所以他们空有一身本事,却生活在杀人和被杀的恐惧中循环。 亚伯走了,亚当和夏娃又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塞特,意思说:「神另给我立了一个儿子代替亚伯,因为该隐杀了他。」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创4:25-26)。在神的恩典里,永远有希望。 [/av_textb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