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6章14-16/22节    神就对挪亚说:「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分一间一间地造,里外抹上松香。 方舟的造法乃是这样:要长三百肘,宽五十肘,高三十肘。方舟上边要留透光处,高一肘。方舟的门要开在旁边。方舟要分上、中、下三层。」 挪亚就这样行。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了。

最近有人在脸书上分享,他的牧师叫他们要为主癫狂。当然这主要的意思是要他们去传福音,可是我发现为主癫狂的最佳例子是挪亚。因为神要他做的事,当代人一定都觉得这人真的是癫狂了,大晴天在高山上建方舟,逢人就说有灭世的大洪水要来。大家都活得好好地,又娶又嫁,日子过得好紧凑,只有他不干正事,去盖什么方舟?盖了方舟卖给谁?有钱赚吗?一点钱途也没有,尽干儍事!

但是挪亚排除众议,开始按著神的吩咐去搜集歌斐木和松香,然后像现代人盖房子一样,根据神给的蓝图,一层层一间间地建。在大阳光下,挪亚带着三个儿子搬著一棵棵的大树,削掉树皮,抹上松香,不停地忙碌。

张文亮教授说,根据《圣经》的记载,有一些专家认为歌斐木应该是大树,是在当地森林里常见的树种,且材质坚硬,又能够自树中提取松香油;并且古人早己知道,树干底部的黑色胶油,涂在木头表面,是防水与防腐的上好材料,这些胶油与近代的沥青相似,皆称为松香类。

张教授也指出,方舟尺寸的长宽比是6:1,长高比为10:1,是船只在水中稳定航行的最佳比例,表示方舟的重心较低,乘客较为舒服。方舟分上、中、下三层,可能使较重的生物住在下层,体重中等的在中层,体重较轻的大概住上层,这可以增加方舟的稳定度。

挪亚当时很可能也不明白神的设计,但他是一个顺服的人。顺服的人是神手中最好的器皿,他没有怀疑,也不自以为聪明。神说往东,他就往东;神说往西,他就往西。他不会跟神角力,也不会跟神辩论。这样的人最有福气,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1992年的某日,荷兰暴风雨大作。那日有个荷兰人,约翰.豪伯斯,梦见荷兰受海浪冲击完全被淹没。醒来后,他认为上帝选召他作为扛起重建方舟的人,他决定担负起重任。他先精确计算和模拟实验,用一整年时间完成了一个缩小版的方舟,受到公众的热捧,自2007年4月方舟正式对外开放起,三年半时间里,这个小方舟走访了荷兰境内21个城市。这促使豪伯斯希望再现真实版诺亚方舟的想法更加强烈。在家人、朋友的帮助下,2012年7月,耗资上百万欧元的「约翰方舟」终于完工。他的真实版方舟花了约廿年的时间。那么,挪亚的方舟建造了几年呢?

在〈创世记〉五章32节提到挪亚时,他己经五百岁,生了闪、含、雅弗;再来就是在第六章神呼召挪亚造方舟。当洪水泛滥在地上的时候,挪亚整六百岁(创7:6)。洪水以后二年,闪一百岁生了亚法撒(创11:10);换句话说,洪水来时,闪98岁;所以挪亚在502岁时生了闪。所以若要等三个孩子长大建方舟,看来挪亚造方舟的时间大约是55-75年。约翰.豪伯斯造方舟才用了20年,挪亚用了几乎三倍的时间。

假如你是挪亚的亲戚,隣居或朋友,几十几年来天天看他在造船,太阳高高挂,没有一滴雨水;他们一家也不做别的事,就为了个「神喻」,会不会觉得这家人的头瞉坏掉?他们癫狂了,走火入魔了!

几年前我的侄子在银行工作,看起来甚有前途,上司也很欣赏他,眼看他的钱途十分光明,不料他竟放弃了升迁的机会,当宣教士去了。还被派到政治很不稳定,社会也有点乱象的保利维亚,从头开始学西班牙文。他的母亲掉下了眼泪,无语以对。现在他己暂时结束宣教的工作,回到BC省父母身边,也找到一份牧师的工作,他的父母乐不可支。

当我们以神的呼召为人生的目的时,经常会被人认为癫狂,疯了吗?放弃一份那么好的工作,跑去做一份要靠人奉献的工作,你知道这种心理上的落差有多难调适吗?以前是口袋满满,花钱不用担心;现在要凭信心,有奉献才有生活费,在等待里有时也会失望,有时也会不够。所以,癫狂,不是凭著热心去做自己想要为神做的事情,不是大声拚命嘶唱圣歌,也不是火冒金星,见到人就抓住讲耶稣,不是见到人就指责他是罪人要下地狱。

为主癫狂,是注目于耶稣,清楚明白神对自己的呼召,然后专心一意去做。在别人看来是癫狂,因为放弃世界,跟随耶稣。所以不去夜店了,不去赌博了,不滥情了,不说黄色笑话了;开始学习容忍,不轻易生气了。生命的转变,有时会让人以为你生病了。因此在〈使徒行传〉里形容门徒们被圣灵充满后,有些人笑他们是被新酒灌满了。

但是被酒灌满,只会有一时的热情;为神癫狂,则是一生的摆上。因为明白那是神要我们走的路,就毫不后悔地一直做下去。所以挪亚和家人可以为了方舟忙乎了几十年。在那个时候,砍材要自己做,搬运也要自己来,不像约翰方舟有很多钱很多人力的投入,所以更可以看出,挪亚一家为神癫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挪亚的孩子们那样全心全力去支持神对父亲的呼召,也很不容易。现在有很多人不肯接手家族事业,要自己创业,表示自己独立能干。能那样有恒地支持父亲,在他人来看,或许也是一种癫狂。可见只要明白是出于神的呼召,或是专一去做,或是支持,都是对神的「癫狂」。

有人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但是这种风流可能会害很多人伤心。例如最近台湾政坛有个单身汉同时和四个女性交往,就爆出很多丑闻,和当事人被伤害的过程。因此,我重写这句:人不癫狂枉一生。当然,这癫狂是为神癫狂,像挪亚一样,一生为神摆上,成就神在永世中的一部份计划,何等荣耀。我们可能都是做小螺丝钉的工作,或像小蜡烛一样躲在角落里,但是不管是小螺丝钉或小蜡烛,只要是为主而做,这一生就有意义了。让我们一起为神癫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