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 20章17节     亚伯拉罕祷告神,神就医好了亚比米勒和他的妻子,并他的众女仆,她们便能生育。

亚伯兰在埃及说谎,25年后,亚伯拉罕在基拉耳说同样的谎。很多人说这是他的软弱,其实他真正的弱点跟所有人都一样,要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护自己。当危险来临时,我们想到的一定是自保。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但是当神不允许时,神就出手了。

亚伯兰因饥荒下埃及,这是很不得己的做法,因为迦南地是神给他的祝福,一旦离开神给他的祝福之地,他就害怕了。正如基拉耳是非利士人之地。在神毁灭所多玛,蛾摩拉之后,亚伯拉罕不知是否有点心惊胆跳,在向南地迁移时,去寄居在非利士人之地基拉耳。也是因为离开神给他的地方,他就害怕了。要用自己的方法来保护自己。

亚伯兰从哈兰到迦南示剑,又到伯特利东边的山,又到南地,到处都有迦南人。但是从来都不用说谎,不用担心有人会害自己。因为神己经数次告诉他,「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所以亚伯兰在迦南地时很有信心,也很够胆。去基拉耳之前他己经带领家丁打败米索波大米亚来的四王,救回罗得一家和五王(创14),所以亚伯拉罕是很勇猛的,不是胆小没有见识的人。

有人奇怪,为什么亚伯拉罕撒了两次谎,神都没有惩罚他?这是人的想法,你做错,你说谎,就是不对,就该打,该受惩罚。但是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错误中成长的,我们每个人都说过谎。你若说你没说过谎,你就是说谎了。假如按照这个逻辑,我们可能都来不及长大,就被修理得没头没脸了。

反而这两个事件让我想起〈诗篇〉23篇第5节:「在我敌人面前,祢为我摆设筵席,祢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在亚伯兰(亚伯拉罕)心里,埃及和基拉耳都是他的敌人,他们会因为撒拉的美貌而加害于他。在他心中,那些人都是重女色和野蛮的人,所以他能想到的自保,就是说半个事实,不算犯罪。因为撒拉(=撒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后来成了他的妻子,所以在这种时候,用妹妹的身份来保护自己,情有可原啊!

为了省去麻烦或他人的攻击,我们也经常避重就轻的说话,说一半事实,保留另一半。你有没有这样的经验?我们都是智慧有限的人,常常以为把头埋进沙里,人家就看不到我们了。神怜悯我们。

神怜悯亚伯拉罕的害怕,神也怜悯被骗的埃及法老和基耳的亚比米勒王。因亚伯兰妻子撒莱(=撒拉)的缘故,神降大灾于法老和他的全家;又使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不能生育。但是他们一旦知道犯错,就立刻释放撒拉回家,并且大大地赏赐亚伯拉罕。

法老因撒莱就厚待亚伯兰,亚伯兰得了许多牛、羊、骆驼、公驴、母驴、仆婢。亚比米勒把一千银子和牛、羊、仆婢赐给亚伯拉罕,又把他的妻子撒拉归还他。就如〈诗篇〉23篇第5节:「在我敌人面前,祢为我摆设筵席,祢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在我们的人生中,也有许多神的保守。我们虽然软弱,神却的眼目却总不离开我们;我们虽然会犯错,祂却是永不误事不误时的神。亚伯拉罕也是人,我们不用把他的错误放大检视,因为我们也会,也有,犯同样的错误。神怜悯饶恕他,正如神也怜悯饶恕我们一样。并且要记得,不管我们在哪里,神都可以保守我们,记得倚靠祂,不要用自己的蠢方法保护自己。

神所看重的,是我们这个人,在人生的锻炼中更像祂,而不是要挑我们的错,使我们无地自容而离开祂。神所要的,是我们整个人,包括我们的软弱,无知和过犯,直到我们全然属祂。愿神得着你,并在你的敌人面前,为你摆设筵席,用油膏你的头,使你的福杯满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