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师记〉 3:28a    对他们说:「你们随我来,因为耶和华已经把你们的仇敌摩押人交在你们手中。」

阅读经文:〈士师记〉 3:12-31

摩押人是罗得的大女儿和罗得的后裔,罗得是亚伯拉罕的侄子,以色列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所以摩押人和以色列人有亲戚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时好时坏,在〈路得记〉里记载当伯利恒有饥荒时,有的以色列人就跑到摩押地避灾;大卫逃难时,也曾把父母放到摩押地去避难。但是在这章里,摩押人约了亚扪人和亚玛力人一起去攻打以色列人,占据了棕树城,也就是耶利哥城。棕树城是耶利哥城的别名,因为在耶利哥城里有许多棕树。

这三族人战胜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就服侍摩押王伊矶伦十八年。以色列人何时离开神,何时就失去力量,被敌人所胜。我们也是一样,我们何时离开神,就会失足,或失败。主耶稣说:「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约15:5c)」〈士师记〉里的以色列人,正像有些相信主耶稣的人,虽然身在迦南地,却不一定肯遵行神的话去生活,反而偏行已意,以致常被试探所胜,跌入苦难之中。但是爱我们的神却从不曾离开我们,总是等着我们回转,等著向我们伸出援手。

神会使用谁去拯救以色列人呢?在我们的心中,能拯救一个民族的岂不是超人吗?现在电视电影上不仅有男超人、女超人,还有蜘蛛人、蝙蝠侠,不胜枚举。在人的心中,能拯救人的必然有超凡的力量,一只手可以举起一架坦克,一跑可以快过飞机,但那些都是假的,是人幻想出来的。以色列的「超人」,都是神兴起的。而这些「超人」,有时竟不如平常人,例如用左手的人。在我小时候,用左手写字、拿筷子,都是被视为异常。在最近十几年,使用左手开始被接纳,看为正常。但是在神眼中,使用左手不但是正常,甚至还有一种人想像不到的方便。神兴起一位使用左手的人,他名叫以笏,是便雅悯支派的人,便雅悯支派有许多惯用左手的勇士。

摩押王伊矶伦是个大胖子,名如其人;伊矶伦的意思是圆滚滚的小牛,他本人就长得圆滚滚的。他向以色列人横征暴敛,贪得无厌。以色列人不但饱受耻辱,生活也因而苦不堪言。以笏借着进贡的机会行刺摩押王。因为他是用左手做事的人,所以当他的左手去拿藏在右腿的剑时,王不疑有他;换成右手去左腿拿剑,王就会立刻警觉了。当以笏说是奉神的命报告一件事时,可以看出摩押王也是相当迷信的人。摩押人拜基抹,献婴孩为祭,对鬼神之说十分重视。可见以笏在筹备这件事时甚为费心,连摩押王的心性都甚为了解。

以笏这一刀不但贯穿摩押王的肚腹,在有些译文里,也有这一句:「剑柄也跟剑身一起刺进去,剑身被脂肪夹住……王的秽物也流了出来」。可能是被吓到屁滚尿流。也因为王的排泄物流了出来,所以当他的仆人看见楼门关锁,又闻到味道时,就以为他在楼上大解。借着这一段他仆人的等待,以笏有足够的时间逃到西伊拉,在以法莲地吹角,号召以色列人出来攻打摩押人。摩押人正当失去君王,满朝大乱之际,想过约旦河逃回摩押地,却都被杀了。所以从整个计划看来,以笏并不是逞匹夫之勇,他有很完善的计划,不仅要杀摩押王,还要把摩押人赶出迦南地。他成功了。因为他是神所兴起的,神与他同在。

以色列人过了太平的八十年之后,皮又痒了。「皮痒」是一句俚语,表示不被管教不快乐的意思。前两次神让迦南地外面的人来压制以色列人,现在迦南地的异族人开始强壮起来了。第一个兴盛起来的是非利士人。神留了五个非利士王,住在迦南南面的沿海地区,位于今日的迦萨走廊。非利士人可能来自克里特岛或爱琴海的岛屿,他们曾经一再攻击埃及,被埃及打败后,把他们重新迁置到迦南地沿海地区。他们在那时已有冶铁的技术,在许多方面都比以色列人更进步。

以色列人没有铁器制作的武器,因此也没有和非利士人作对的能力。赶牛棍是一条长棍,一头钉有尖锐的铁钉,一边是平滑的铁片;尖端在耕地时用来赶牛,平滑的一端则用来 清理农具。考古发掘出的赶牛棍有的长达两公尺半。以色列人在遭遇危难时,很容易把它当作武器来使用,珊迦就是用它杀敌。今日在中东,人仍然用它赶牛。珊迦就凭著一根赶牛棍打死六百非利士人,使非利士人不敢再欺负以色列人。正如撒母耳说的:「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刀用枪,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撒上17:47)」

珊迦的作为只用了一节经文,但是我们知道神记念他的摆上。与以笏杀了摩押王和一万摩押人相比,珊迦打死六百人算不了什么。但是不管功劳大小,只因为是为神和以色列百姓所做,神就记念,《圣经》上就有一笔。因此我们不要小看神给我们的赶牛棍,因为它也能为神的百姓争战,并带来和平。神给我们的恩典或能力,不论大小多寡,只要是为神摆上,神必记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