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数记〉33:53 你们要夺那地,住在其中,因我把那地赐给你们为业。

从摩西的记载里,我们认识到神是一位很仔细的神。祂吩咐摩西要记载他们出埃及的行程。不知道你有没有写日记的习惯,若是没有这样的习惯,就会忘记人生中很多的细节。有时同一件事情在自己的回忆里,和别人所记得的,地点时间都不一样。但这是神做事的记录,也是神带领以色列人的根据。神会记得,以色列人会忘记,所以摩西记下来之后,就可以作为后人回顾的根据。

以色列人走旷野四十年,而这些沿途扎过营的地方正好也是四十个地点。每一个地点都有不可磨灭的记忆,虽然大部份是以色列人悖逆的记录,神却只让摩西记下:在以琳有十二股水泉,七十棵棕树。想想看我们的人生里也有许多得罪神的时候,但是等我们见神的时候,祂却只提起我们得救的美丽时刻,进而把我们拥入怀中,接回天家。一切的罪孽,祂都不再记念;一切的过犯,祂都丢到背后。何等恩典!

但是当我们看到这些地名时,我们依然记得在那些地方曾经发生过的事。当我们把这些地点都想一想时,再看看神的信实,在每一个地方所彰显的大能,我们就明白,人生虽然有苦难,但只要有神同行,那些苦难都会成为过去。只要我们肯相信神,只要我们愿意顺服,就可以少走许多冤枉路。

在这趟路程里,有过红海的神蹟,有玛拉的苦水,利非订的吵闹,基博罗哈他瓦抓鹌鹑的贪婪,等等。神好像一个严父,又好像一个慈母。每天云柱火柱不相离,吗哪天天供应,磐石出水显神蹟,虽然旷野的生活十分枯燥,但是神在每个层面的保守是何等无微不至。我们的生活有时也像古井无波,天天如是。想一想,还是要胜过在旷野的行路。假如在旷野都要思想到神那充沛的恩典,那么我们平常的生活,岂不应当更加感谢?

有一位师母已经八十几岁,患了风湿,两只手经常红肿破裂。但因为自己住,所以什么事都得自己做。看着她双手上的裂痕,真是令人心疼。但是她没有怨言,她感谢神,让她还能独立生活,也殷勤地回教会参加聚会和敬拜。有位姐妹做基层工作,充满了辛酸,常被人欺负。但是当她想到有许多人连工作都没有时,她就觉得自己很幸运,很蒙福。信主的人生就像以色列人的生涯,不会永远都停在以琳享受水泉和棕树的荫凉,但是神的云柱和火柱却总长相伴。可能有时没有水喝,可能有时感到吗哪实在令人厌烦,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对不对?何况,即使只有吗哪,各种维他命和氨基酸、矿物质,什么该有的都有了,何等神奇!

以色列人出了埃及地后四十年,五月初一日,祭司亚伦遵著耶和华的吩咐上何珥山,就死在那里。 亚伦死在何珥山的时候年一百二十三岁。

人生的终结就是死亡,耶和华神说结束,就结束了。人生有限,很有限,所以不能浪费在抱怨中,要学习赞美,再赞美。因为神是如此爱祂的百姓,顾祂的儿女们。米利暗死了,亚伦也死了,再来就是摩西。他们和那些因为不信而死在旷野里的人一样,也要面临生命的尽头。不一样的,是他们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神把他们的灵魂带回天家了。那些不信而倒毙在旷野的人呢?有没有这份福气呢?但愿你和我都有这样的福气。在人生的尽头,可以被接回天家。

耶和华在摩押平原约旦河边,耶利哥对面,晓谕摩西说:「你吩咐以色列人说:你们过约旦河进迦南地的时候,就要从你们面前赶出那里所有的居民,毁灭他们一切錾成的石像和他们一切铸成的偶像,又拆毁他们一切的丘坛。你们要夺那地,住在其中,因我把那地赐给你们为业。你们要按家室拈阄,承受那地。人多的,要把产业多分给他们;人少的,要把产业少分给他们。拈出何地给何人,就要归何人。你们要按宗族的支派承受。倘若你们不赶出那地的居民,所容留的居民就必做你们眼中的刺,肋下的荆棘,也必在你们所住的地上扰害你们。而且我素常有意怎样待他们,也必照样待你们。」

进迦南地要争战,正如我们成了神的儿女,也要和罪恶争战。神说,以色列人必须赶出那里所有的居民,毁灭他们一切錾成的石像和他们一切铸成的偶像,又拆毁他们一切的丘坛。然后以色列人要夺取那地,住在其中。倘若不照着做,容留的居民就会做他们眼中的刺,肋下的荆棘,也会扰害他们。每次我的眼里掉进一小根睫毛,就无法睁开眼睛,必须拿掉那根毛,眼睛才能打开看东西。若是眼里有刺,那该是何等痛苦啊!肋下若有荆棘,人又岂能安稳?岂不整天哀叫吗?在〈士师记〉里,我们就会发现以色列人因为不听神的话,而遭到如此的痛苦和压迫。

最值得警惕的就是,神说他们若不照着神的话去行,神有一天也会把他们赶出迦南地,神怎样待那些迦南人,也会怎样待以色列人。神的儿女也不能与罪恶一起生活,不能以为只要自己做好就够了。会像罗得一样,虽是义人,在罪人之中生活也照样被敌人掳去。因此要持守神的祝福,分别为圣,以免神也把我们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