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记〉 18:1以色列的全会众都聚集在示罗,把会幕设立在那里,那地已经被他们制伏了。

阅读经文:〈约书亚记〉 18:1-28

示罗是希伯来圣经中提到的一座古代城市,位于以法莲山地,位于伯特利东北的小山冈上,城的四周都是高山,东有大泉,从伯特利到示剑的大路由此经过。以色列人攻占迦南后,在此安营,会幕也设在示罗,成为固定的建筑物。在很长时期中,示罗是以色列人活动的中心,每年在此都举行一个特别节日。

约书亚从示罗派出各支派的代表,勘察迦南地的详细状况,然后按城邑分作七份,拈阉分给便雅悯、西缅、西布伦等七个未曾在约但河东岸取得土地的支派。其遗址是今伯特利东北 16公里、示剑东南18公里的赛依仑废墟。(资料来自以斯拉百科网)

示罗在以法莲境内,撒马利亚在玛拿西境内,可见这两族在以色列中举足轻重的地位。眼看五个宗族都有自己的领土了,为何其他七个支派还在观望等待呢?难道是约书亚忘了给他们拈阄?从雅各的十二个儿子来看,从大小排序是:流便、西缅、利未、犹大、但、拿弗他利、迦得、亚设、以萨迦、西布伦、约瑟、便雅悯。流便因为与雅各的妾有染,玷污了他父亲的床,失去了长子的位置。雅各把长子的名份给了约瑟,让他得两份的家产,又立以法莲在玛拿西之上。但是君王和弥赛亚从犹大而出,因此在约旦河东边,犹大、以法莲和玛拿西先得分地权,在吉甲分地;然后才轮到其他七个支派在示罗分地。

约书亚对以色列人说:「耶和华你们列祖的神所赐给你们的地,你们耽延不去得,要到几时呢?你们每支派当选举三个人,我要打发他们去,他们就要起身走遍那地,按著各支派应得的地业写明,就回到我这里来。」可见神己经应许,地也在那里,可是这些支派却在观望,不敢出去打仗,得应许之地。以法莲支派有约书亚,犹大支派有迦勒,他们跟惯了,轮到要他们自己出去打仗时,他们就害怕了。所以约书亚要他们每支派派三个人去查拈阄所得的地业,然后把未得之地再分一次,让还没有拿到地业的七个支派有更明显的看见。

便雅悯是雅各的妻子拉结所生的第二个儿子,拉结因生他而死,他也是雅各最小的儿子。拉结可能自知不久于人世,觉得他很可怜,一出生就没有母亲,因此为他起名:便俄尼,意思是忧患之子。但是雅各将其改名为便雅悯,意思是右手之子。右手提指手握权柄,表示他的出生是尊贵的,不是可怜的。便雅悯有10个儿子。雅各临终前给他的预言是:「便雅悯是个撕掠的狼,早晨吃他所掠夺的,晚上分他所掳获的(创49:27)」。摩西的祝福是:「论便雅悯说,耶和华所亲爱的,必在耶和华旁边安然居住;耶和华必终日遮蔽他,也住在他两肩之中。(申33:12)」

摩西在摩押平原统计人口,便雅悯部族的男丁人数居于第七位,共有四万五千六百名。以色列人在旷野安营时,便雅悯部族跟约瑟的两个儿子(玛拿西和以法莲)所衍生的部族一同驻守在会幕的西边。拔营时,这三族一队是第三批出发的。便雅悯支派分得的土地北面是以法莲,东面到约旦河,西面是但支派,南面是犹大。她有几座著名的城,包括耶利哥、伯特利、基遍、基比亚、耶路撒冷等,这些地方本来是分给便雅悯族做产业,不过将伯特利从敌人手中夺过来的却是约瑟家。后来伯特利成为以色列北国拜牛犊的中心。耶路撒冷虽然属于便雅悯的领土,却位于跟犹大领土接壤的边界,被犹大族攻占。

论排行,便雅悯虽然是以色列最小的支派,她的分地也不大,但是神依然眷顾,让以色列的第一个王扫罗出自这个支派,何等荣耀!正如扫罗对撒母耳说的:「我不是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悯人吗?我家不是便雅悯支派中至小的家吗?(撒上9:21)」但是因为神的怜悯和恩典,再小的支派,神都眷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