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世记41章39-41节   法老对约瑟说:「神既将这事都指示你,可见没有人像你这样有聪明有智慧。你可以掌管我的家,我的民都必听从你的话,唯独在宝座上我比你大。」法老又对约瑟说:「我派你治理埃及全地。」

约瑟从一个奴隶升到了管家的位置,又从管家跌到了囚犯的地位。问题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一个没有犯错的人也会被神责罚吗?他不明白。被兄长们出卖的哀痛还在心里,又被波提乏不问青红皂白地下到监牢里,兄长的绝情无义,波提乏妻子的诬告,主人的黑白不分,让约瑟哭诉无门。一个没有身份的奴隶,谁来为你开脱?

有不少艺人被网路覇凌就自杀了,也有人被婆家欺负就自杀了,也有学生在学校被欺负就跳楼了,约瑟比他们都更有自杀的理由,但是他没有自杀。命运想把他压榨到社会的最底层,他却总是努力而爬到最高的地方。

护卫长府里的监狱都是关王的囚犯,因为神与约瑟同在,他就在司狱的眼前蒙恩,司狱就把监里所有的囚犯都交在约瑟手下,他们在那里所办的事都是经他的手。凡在约瑟手下的事,司狱一概不察,因为耶和华与约瑟同在,耶和华使他所做的尽都顺利。(创39:21-23)

因为耶和华与他同在,这是回头之后的体会。在苦难中,一点恩惠都会给人活下去的勇气。神就借着司狱,让约瑟慢慢又站起来。当我们在逆境时,是否也能体会到神借着人或环境向我们彰显的美意?有位在中国被抓的传道人曾做见证,当他沮丧到觉得无法再撑下去时,神借着一朵小花让他体会到神的同在,因而重新有了勇气。因为耶和华与我们同在,这思想是我们在黑暗中的灯塔。

约瑟在王的监狱里碰到的都是侍候王的人,因为犯错所以被关进来。所以他有很多机会可以知道王宫里的大小事情。接着又有两个人被关进来,一个是王的酒政,一个是膳长,都是最亲近王的人。司狱把这两个人交给约瑟去伺候,当约瑟看见他们面有愁容时就问候他们。原来他们各做一梦,却不知何解。

约瑟此时的回答让我们发现,原来他一直很信靠神,所以他才能在被打倒时,一次又一次地站起来。他说:「解梦不是出于神吗?请你们将梦告诉我。」何等有信心的一句话,像但以理一样,相信神会让他知道梦的意思。这也表示他和神的关系很亲密,所以他才说得出这样有把握的话;他若不是一个很亲近神的人,岂能有如此的把握?神为什么要让他知道,不让别人知道?

酒政梦到他面前有一棵葡萄树,树上有三根枝子,好像发了芽,开了花,上头的葡萄都成熟了。法老的杯在他手中,他就拿葡萄挤在法老的杯里,将杯递在法老手中。约瑟回答:「你所做的梦是这样解:三根枝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内,法老必提你出监,叫你官复原职,你仍要递杯在法老的手中,和先前做他的酒政一样。但你得好处的时候,求你记念我,施恩于我,在法老面前提说我,救我出这监牢。 我实在是从希伯来人之地被拐来的,我在这里也没有做过什么,叫他们把我下在监里。」约瑟把希望寄托在人身上,他后来深深地失望了,因为酒政复职后就把他忘了。因为神的时间还没到。

膳长见梦解得好,就对约瑟说:「我在梦中见我头上顶着三筐白饼, 极上的筐子里有为法老烤的各样食物,有飞鸟来吃我头上筐子里的食物。」约瑟说:「你的梦是这样解:三个筐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内,法老必斩断你的头,把你挂在木头上,必有飞鸟来吃你身上的肉。」到了第三天,是法老的生日,他为众臣仆设摆筵席,把酒政和膳长提出监来,使酒政官复原职,他仍旧递杯在法老手中,但把膳长挂起来,正如约瑟向他们所解的话。 (创40:9-23)

好漫长的两年,约瑟一直期望酒政会向法老提起自己,每天他都失望了。没有人来找他,提他出狱。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何,只能在狱里度过等待,度过失望,让伤心和沮丧慢慢地把他浸透,直到绝望。可是年幼时的梦还在他心中,他相信神有祂的旨意,否则不会给他那两个禾捆和太阳月亮星星之梦,他相信有一天美梦会成真,可是,等待真的很辛苦。

在外面的世界里,神有祂工作的进度。终于有一天神给了法老两个梦,但是无人能解。这时酒政己经复职两年了,他终于想起了约瑟,也向法老推荐约瑟。法老立刻召见约瑟,约瑟等待的那天终于到了。司狱长把约瑟打扮得整洁光亮去见法老。法老说,有人说你听见梦就能解?约瑟却立刻归荣耀于神:「这不在乎我,神必将平安的话回答法老。」

法老对约瑟说:「我梦见我站在河边,有七只母牛从河里上来,又肥壮又美好,在芦荻中吃草。随后又有七只母牛上来,又软弱又丑陋又干瘦,在埃及遍地我没有见过这样不好的。这又干瘦又丑陋的母牛吃尽了那以先的七只肥母牛,吃了以后却看不出是吃了,那丑陋的样子仍旧和先前一样。我就醒了。我又梦见一棵麦子,长了七个穗子,又饱满又佳美。随后又长了七个穗子,枯槁细弱,被东风吹焦了。这些细弱的穗子吞了那七个佳美的穗子。我将这梦告诉了术士,却没有人能给我解说。」(创41:17-24)

约瑟对法老说:「法老的梦乃是一个,神已将所要做的事指示法老了。七只好母牛是七年,七个好穗子也是七年。这梦乃是一个。那随后上来的七只又干瘦又丑陋的母牛是七年,那七个虚空、被东风吹焦的穗子也是七年,都是七个荒年。这就是我对法老所说,神已将所要做的事显明给法老了。埃及遍地必来七个大丰年,随后又要来七个荒年,甚至埃及地都忘了先前的丰收,全地必被饥荒所灭。因那以后的饥荒甚大,便不觉得先前的丰收了。至于法老两回做梦,是因神命定这事,而且必速速成就。所以,法老当拣选一个有聪明有智慧的人,派他治理埃及地。法老当这样行,又派官员管理这地,当七个丰年的时候,征收埃及地的五分之一,叫他们把将来丰年一切的粮食聚敛起来,积蓄五谷,收存在各城里做食物,归于法老的手下。所积蓄的粮食可以防备埃及地将来的七个荒年,免得这地被饥荒所灭。」(创41:25-36)

神给约瑟的智慧何等奇妙,不但解梦,还把应对之道全想好了。法老立约瑟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掌管法老的家,治理埃及全地和埃及的民。那时约瑟卅岁。七年的奴隶生涯和七年的牢狱之灾,造就出一个宰相,有谁比神更懂得造就人才?所以不要害怕带孩子去教会会妨碍他们的学习,神造就人的方法比我们的高明多了。约瑟的美梦成真,此时全埃及的人,除了法老,都要向他下跪;那么他的家人也会来向他下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