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
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
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
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
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
耶路撒冷遭难的日子,以东人说:「拆毁!拆毁!直拆到根基!」耶和华啊,求你记念这仇!
将要被灭的巴比伦城啊,报复你像你待我们的,那人便为有福!
拿你的婴孩摔在磐石上的,那人便为有福!

这是一首很悲伤的流浪者之歌。当时犹大被灭,许多犹大人被掳到巴比伦。当他们走到迦巴鲁河边坐下来休息时,那些巴比伦的士兵要求他们弹唱作乐,因为犹太人善于歌唱跳舞。这些巴比伦之囚被强迫,在外邦异地做亡国奴,怎能强颜欢唱?当他们回想锡安故土,以及曾经享有的荣耀就忍不住哭了,为何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呢?

在〈以西结书〉里,以西结在异象中看到神怎样一步步被赶离圣殿。犹大人在圣殿里拜偶像,拜太阳,污秽圣殿,以致神无法驻留,只得远离,成为流浪的神(结8-10章)。“耶和华的荣耀从殿的门槛那里出去(结10:18a )”,当神在圣殿中不再有地位时,祂就走了。犹大人以为乭以倚靠所拜的偶像和假神,却尝到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况。偶像和假神都不能帮助他们,结局自然是灭亡。当巴比伦来到耶路撒冷时,那个战况十分凄惨。犹大人的婴孩被摔在磐石上而死,太惨了,以致于诗人咒诅,希望将来巴比伦也遭到同样的境况,他们的孩子也被敌人摔在磐石上而死。那种撕裂心肠的痛令人难以忘怀。

南唐的末代君王李煜在亡国之后,被宋太祖称为违命侯。有一次在宴会中,宋太祖命他作诗娱众,他说:“揖让月在手,动摇风满怀”,宋太祖说他“好一个翰林学士”,意思是说:你不配做皇帝,做一个文人好了。在他的〈破阵子〉说到:“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销磨”,成为宋太祖的俘虏后,“沈腰”指人瘦了,“潘鬓”指发白,整个人都老了,凄凉。李煜在亡国后想起的是,“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至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在和平时不懂得保护家国,一味享受,等到国破家亡时,就真的“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犹大人在巴比伦的河边,想到亡国之恨,感受到亡国之痛,体会到亡国之可怕,但是有没有想到为什么会亡国?有没有想到离弃了活水的泉源的后果?有很多以色列人(包括犹大人),都深深怀着复国的盼望,因为他们明白一个国家重要性。他们曾在埃及为奴,曾经被人看不起,当做机器使用,然后神使他们立国,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建立了自己的国度,还有外邦来朝贡的威仪之时。神给了他们那样多那样大的恩典,但是在他们把神赶走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力量,也无能保护自己。他们只能哭泣,再一次沦落为奴了。

不能忘记耶路撒冷,因为那是他们深以为傲的君城和圣殿。但是光有圣殿,没有实质的敬拜,又算什么?“耶路撒冷遭难的日子,以东人说:‘拆毁!拆毁!直拆到根基!’”。犹大人的经历,是信徒的鉴戒,当我们身处平顺时,不要忘记神的恩典,不要因为有一点小成就,就离弃建我们的神。因为祂是我们的力量,我们的避难所,我们随时的帮助。祂的爱使祂甘心与我们同在,但是当我们不懂得敬畏祂时,后果堪虞啊!

国内的朋友请点这里 锡安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