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笏和珊迦

〈士师记〉 3:28a    对他们说:「你们随我来,因为耶和华已经把你们的仇敌摩押人交在你们手中。」

阅读经文:〈士师记〉 3:12-31

摩押人是罗得的大女儿和罗得的后裔,罗得是亚伯拉罕的侄子,以色列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所以摩押人和以色列人有亲戚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时好时坏,在〈路得记〉里记载当伯利恒有饥荒时,有的以色列人就跑到摩押地避灾;大卫逃难时,也曾把父母放到摩押地去避难。但是在这章里,摩押人约了亚扪人和亚玛力人一起去攻打以色列人,占据了棕树城,也就是耶利哥城。棕树城是耶利哥城的别名,因为在耶利哥城里有许多棕树。

这三族人战胜以色列人,以色列人就服侍摩押王伊矶伦十八年。以色列人何时离开神,何时就失去力量,被敌人所胜。我们也是一样,我们何时离开神,就会失足,或失败。主耶稣说:「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做什么。(约15:5c)」〈士师记〉里的以色列人,正像有些相信主耶稣的人,虽然身在迦南地,却不一定肯遵行神的话去生活,反而偏行已意,以致常被试探所胜,跌入苦难之中。但是爱我们的神却从不曾离开我们,总是等着我们回转,等著向我们伸出援手。

神会使用谁去拯救以色列人呢?在我们的心中,能拯救一个民族的岂不是超人吗?现在电视电影上不仅有男超人、女超人,还有蜘蛛人、蝙蝠侠,不胜枚举。在人的心中,能拯救人的必然有超凡的力量,一只手可以举起一架坦克,一跑可以快过飞机,但那些都是假的,是人幻想出来的。以色列的「超人」,都是神兴起的。

第一封信:给以弗所(2)(上)

主对以弗所教会的责备(启2:4-7)

当一个教会什么都有,却缺乏爱

  以弗所教会有众多的榜样,是亚细亚最大的城市,是政治、娱乐、文化、经济中心,但以弗所教会在这些大城市许多不同的人之中,在行为、劳碌、忍耐、不能容忍恶人上都做信徒的榜样。主看见以弗所教会的好处,也看见她的缺点,因此主说:「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这件事使主心里难过,「你已经离弃了起初的爱心」。当一个教会什么都有,却缺乏爱,在最重要的事情上有了错失,那么,他爱心的生活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你经常觉悟什么?

  你失去起初的爱心,但你不容易觉悟。在人生过程中,我们有些很难觉悟的毛病,无法单单透过悟性察觉。有些事情,我们很容易觉悟,有些事情,我们不容易觉悟。

  我们生病的时候,我们很容易觉悟,我们痊愈的时候,我们不容易觉悟。我们饭后打嗝,我们很容易觉悟;但五分钟后,当你不再打嗝,你却没有觉悟,因为你感到打嗝是不正常的,没有打嗝才是正常的,你对感到是不正常、带给你痛苦的事,马上觉悟,这表示我们常常在恩中不知恩,在福中不知福,等到恩典失去了,福气减少了,突然感到生活很不舒服,「我正在困难中,受疾病的缠扰」,这种只对艰难有敏锐的觉悟,是相当不正常的,因为我们应该常常觉悟的是恩典,这样我们才能常常感恩。

对恩典的不觉悟

  我们不觉悟的事情有哪些?第一,对恩典不觉悟。很多人不感恩,因为对恩典不觉误,却对患难深有所悟。今天早上五点我起来思想一个问题,今天有很多神学生在这里住、在这里吃,他们不觉悟他们住的楼是世界最新式、最漂亮的楼,他们住的房间是有冷气的房间,而他们付的价钱是全世界最便宜的价钱,这是一个恩典,

第一个士师俄陀聂

〈士师记〉 3:9 以色列人呼求耶和华的时候,耶和华就为他们兴起一位拯救者救他们,就是迦勒兄弟基纳斯的儿子俄陀聂。

阅读经文: 〈士师记〉 3:1-14 

在《圣经》里,我们处处可看到神的主权和权柄。正如神说的:「你们如今要知道,我,唯有我是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损伤,我也医治,并无人能从我手中救出来。(申32:39)」神可以帮助以色列人赶出迦南地所有的外邦人,也可以留下几族不赶出去。看起来似乎是以色列人不遵从神的旨意,缺乏信心;但是作者却让我们看见,凡事都有神的旨意。即使人不遵从神的旨意,神也可以使坏事变好事。

例如,以色列人在约书亚死后各自为政,不再像以前那样同心抗敌,神也可以借着他们赶不出去的外邦人去达到一些目的。其一,可以使用这些外族人来试验以色列人肯不肯遵行神的道;其二,可以让以色列人的后代学习战事。所以从巴力黑门山直到哈马口,都有零零落落的外族人居住其间。黑门山在旧约时是巴珊王噩的属地,迦南人把它认为是敬拜巴力的圣山,因此被称为巴力黑门山;但是在耶稣登山变像之后,它就有了新的意义,变成跟从耶稣之人的圣山了。

哈马口曾是亚兰(叙利亚)境内的一座城,在利巴嫩山脉和安替利巴嫩山脉之间的谷地中,是自南方进入哈马地区的惟一孔道。也就是说,在迦南境内由南至北,神留下非利士五个首领,也就是五座城;还有西顿人、希未人,等等。

以色列人不仅和外族人立约,去拜他们的巴力和亚斯她录,并且与迦南人通婚,侍奉他们的神。在《圣经》里我们经常会看到这句话:「以色列人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你可能会不以为然。因为现在和异族通婚简直是司空见惯,怎么会变成神眼中的恶事?神难道不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彼此相爱,成为一家吗?可能有的人会觉得神的心胸太狭隘了。

波金的信息

〈士师记〉 2:16  耶和华兴起士师,士师就拯救他们脱离抢夺他们人的手。

阅读经文:〈士师记〉 2:1-23 

波金,是一个地名,意思是weeper哭泣者,因为这名字只在《圣经》里出现过一次,现在已无法证实它确实的地点在哪里。不过,如果七十士译本正确,那大概就是在伯特利附近。因为直到〈士师记〉的末了,约柜都放在中央山地的伯特利 ,伯特利有一颗树叫亚伦巴古,就是「哭泣的橡树」之意,与波金似乎有相当的关系。从吉甲上到波金,意味着当时敬拜中心的转移。从约书亚死后到耶和华的使者来波金传信息,这当中应该有几十年了。因为诸支派都已逐渐稳定下来,并且接纳了迦南地的原居民,给他们当中有的人做苦工杂役。现在我们晓得,神对这种情形极为不满,因为百姓把神的话打折扣了。因此神差遣使者从吉甲到波金向以色列人传信息。

波金的信息有哪些重点呢?

1, 神是带领以色列人从埃及出来,到祂所应许以色列祖先之地的神。

神永不废弃和以色列人所立的约。(这让以色列人放心了)

3.神是守约的神,可是以色列人却没有遵行与神所立的约。

因为以色列人没有听从神的话,所以神不将他们赶出。他们必成为以色列人肋下的荆棘,他们的神必做以色列人的网罗。

你假如不明白「肋下的荆棘」是何意?可以拿几根树枝放在肋下几个小时,感觉一下。「网罗」就是被困住之意。你可以观察一下,在信主之前,很多人都被迷信和一些传统信仰困住。最近在台湾有孕妇因为流产而被责备,因为按民间说法,怀孕三个月之前不可以说出来,不然会流产。所以有医生出来打破这个迷信。动辄得咎便是一种陷在网罗里的感觉。

心灵上的铁车

〈士师记〉 1:19 耶和华与犹大同在,犹大就赶出山地的居民,只是不能赶出平原的居民,因为他们有铁车。

阅读经文:〈士师记 〉1:1-36

有人说〈士师记〉是整本《圣经》中最悲哀的一卷书,描写神的子民离开神,倚靠自己的力量去生存,不但无法夺取未得之地,甚至丧失已得之地,成为异族蹂躙的对象。这也是形容信徒离开神的光景,不但无法过得胜的生活,反而被罪恶所胜,再度成为罪的奴仆,被罪奴役。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进入迦南,打下了基础,以色人却无法完成神的托咐、剩下的使命;正如基督为我们完成了救恩,我们也接受救恩成为神的儿女,但是却未能倚靠神去战胜老我,以致老我居首,又把圣灵关到地下室。

因此我们明白,信心和行为相辅相成的必要。约书亚死后,以色列人的信心开始逐渐转移。以色列人的团结性也逐渐分散,各打各的仗,以致于力量分散,无法像约书亚在世时,集中一气去打战的气势。一开始,仿佛还是有点信心,以色列人去求问神,谁应该先出战。犹大邀请西缅一起作战,因为西缅的地域就在犹大的领域之内。「犹大就上去,耶和华将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交在他们手中」,意思是,犹大一上去,神就把敌人交给他。犹大有凭著信心而出的行为,神立刻回应。这就是神对我们的要求,好像过约旦河时,祭司的脚必须先踏入水中,水才分开。倘若祭司害怕,要神先把水分开,那么他们就无法过河了。犹大采取行动,神就祝福。

犹大和西缅打了个大胜仗,在比色击杀了一万人,又抓到亚多尼比色。亚多尼比色是个头衔,指他是「比色的王」之意。他是一个势力强大且凶狠的统治者,他曾经击败七十个王,并砍去他们手脚的大拇指。在古代希腊和近东的战役里都有类似的习俗,就是砍去战俘的大拇指,让他不能再拿剑执矛,却可以划船。但是亚多尼比色却故意屈辱他的战俘,让他们在他的桌下拾取零碎食物,苟延残喘以度余生。因此,他觉他所受的惩罚是个报应。

至于我和我家

〈约书亚记〉 24:15 b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

阅读经文:〈约书亚记〉 24:1-33

我以前不大明白,为何神的仆人从旧约的摩西到新约的司提反,等等,都要一再地提到神呼召亚伯兰,以及带领色列人出埃及的过程。直到有一次我跟一些年轻人相处时,才发现原来追本溯源十分重要。那些年轻人的父母大多白手起家,年轻时创业维艰,又要照顾家庭,很不容易。但是他们的儿女长大之后,只会拚命享用父母的钱,觉得那是天经地意的事情。他们以为白白得来是他们的权利,丝毫不感激父母的付出和辛劳,反而动不动就埋怨,跟父母顶嘴,根本没有动力去工作和建立自己的人生。

但是当我想到犹太人在过年过节时,在享用盛宴之先,总有一位长者把他们跟神的关系,也就是神呼召亚伯兰,以及神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入迦南的事蹟述说一遍,感谢神之后再享用晚餐。这样的习俗不仅使犹太人永远记得他们是神的子民,也使他们不管落在怎样的光景中都有盼望,相信神必拯救他们。因此他们也可以把殷勤工作的习惯和祖业一代代地传下去。年轻人需要知道父母和祖辈的历史,好让他们知道一切都是经过前人的努力和神的恩典,才有他们今天的享福;也帮助他们能竖立自己的目标和展望,好好地去奔走前面的道路,为他们的下一代努力。

我想,这就是家庭祭坛的意义。不要只给孩子金钱和物质,更要给他们传承,让他们能够感受到生命的意义。因此约书亚对以色列人宣告,不管别人的选择如何,约书亚则已经决定:「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约书亚有这样的看见,他是他们家族的领袖,他已经决定,侍奉耶和华便是他和他家的目标,定命之所在。这样的决定也激励了其他以色列人,相继回应也要侍奉耶和华,认耶和华是他们的神。

约书亚之遗命

〈约书亚记〉 23:10 你们一人必追赶千人,因耶和华你们的神照他所应许的,为你们争战。

阅读经文:〈约书亚记〉 23:1-16 

人的肉体总有一老和一死,但是像摩西和约书亚这样,可以做完神托咐的工作,安然去见主,是何等有福啊!人老了,身体逐渐衰落,便知道神给自己在世上的时间已经快要结束了。人生有限,神给每个人在世上的日子都是可以数算的,因此我们当求神给我们智慧的心去过世上的岁月。

当约书亚年纪老迈,便召集众人做最后的交代时,他讲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为你们争战的是耶和华你们的神」,这位神不只是要带领约书亚,也将带领以色列人面对将来的战事,只要他们愿意好好跟随祂。约书亚不是说他自己很厉害,而是说这位神才是带领争战的,所以不要因为他的离开而难过;因为每一个人都可以被取代,唯有神不能被取代。

假如以色列人记得为他们争战的是耶和华,他们就不会因为约书亚的离去而丧志,因为神仍然与他们同在。在家父被主接去的那年,我觉得自己的力气也仿佛消失了。但是圣灵让我回想家父得救的见证,以及他引导我们一家归向主的过程,我发现自己的心力又慢慢回来,我的灵也再次被唤醒,那引导我父亲的,也必继续引领我们前面的道路。我们是有限的,但耶和华神是无限的。

约书亚完成的功业,一是剪除在迦南地的外邦大族,二是使以色列各支派得到分地,可以进驻迦南。但是有一些地方上的异族人还是不肯离开。因此约书亚提醒他们:「耶和华你们的神必将他们从你们面前赶出去,使他们离开你们」,这是一个应许。

第一封信:给以弗所(下)

你是活的基督徒,还是死的基督徒?

  教会的行为是很重要的,「你们要将你们的好行为行在世人面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参:太5:16,彼前2:12),这是有行为的教会,这是有生活见证的教会,也是上帝称赞以弗所教会的第一件事情,「我知道你的行为」。上帝评定你的灵性,不是看你听过些什么、知道些什么、相信些什么,而是要你把所信的行出来。你把所信的行出来,你就是活的基督徒,你不能把你所信的活出来,你就是死的基督徒。我们今天是活的基督徒,或者是死的基督徒?雅各书告诉我们,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参:雅2:17、20、26)。教会是永生上帝的家。如果一个教会有很多死的基督徒的话,这教会就没有资格传讲永生的信息,因为我们的生活不是彰显永生的香气,而是彰显死亡的臭味,羞辱主名。

会好坏的试金石——行为、劳碌、忍耐、抵挡罪恶

  耶稣基督对以弗所教会的第二个称赞,「我知道你的劳苦」,他们为了主的工作献上的体力、劳苦,为了主的工作所做的一切牺牲,主都记得。「我知道你的行为,知道你的劳苦,也知道你的忍耐」,这三件事,一件比一件更困难,把所信的真理行出来,是不容易的,为所信的劳劳碌碌地活下去,是困难的,用忍耐的生活为所信的坚持下去,是更困难的,「主说,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与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以弗所的立场坚定,并且抗拒罪恶,为信仰付出更大的代价。一个教会若有这几样是太伟大了,因为这就是灵性真正的表现。

  勇于抵挡罪恶的教会是不与社会同流合污的。现今的美国已经非常败坏,连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都丢弃了,性行为混乱到一个的地步,男女不分,不伦不类。一九七五年有一美国杂志刊载一个消息:「有一名生物学家养了两只猩猩,有一天他尝试与猩猩发生性关系,想不到猩猩无论如何不要跟他发生性关系,这生物学家很惊奇,因此记录了这项研究。」有些动物接受人与牠性交,像狗、猪,但猩猩没有。那时我才三十多岁,看了这篇文章,我知道上帝的创造是有规律、有规矩的、有限制的,人不可以随便改变,但美国现在已经败坏到一个地步,不像一个人的社会。

证坛

〈约书亚记〉 22:34 流便人、迦得人给坛起名叫证坛,意思说:「这坛在我们中间证明耶和华是神。」

阅读经文:〈约书亚记〉 22:1-34 

很奇妙的,当我们偏离神的话语时,我们很自然就会有不安全感,因而想尽办法要讨神的祝福。例如,借着功德或清修等等,希望得到神的悦纳。选了河东之地的以色列人就有这样的不安全感。他们看中了那块可以蓄牧的美丽草场,可是心里却明白,那不是神应许的迦南地,还差了一条河。虽然很近,但还是差了一点点。当你想要用自己的方法去寻求神的祝福时,你就要小心省察自己了。就好像有的丈夫买了花送妻子时,妻子问他:「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当以色列人的地业都分完之后,约书亚就勉励住在河东的两个半支派,让他们回家。没想到他们回到河东地之后,不久就建起了一座高大的坛,让迦南地居住的以色列人看到,不禁起了无名火。他们为什么要生气呢?他们生气到聚集在一起,要去攻打他们。这可不是小事,若真的打起来,就是以色列的第一场内战了。他们生气的原因是什么?他们觉得河东的以色列人做了悖逆神的事情。他们指出河东人的一个心结:是否觉得河东之地不洁净?因为不在神应许的迦南地之内。

他们到了基列地,见流便人、迦得人和玛拿西半支派的人,对他们说:「耶和华全会众这样说:你们今日转去不跟从耶和华,干犯以色列的神,为自己筑一座坛,悖逆了耶和华,这犯的是什么罪呢?从前拜毗珥的罪孽还算小吗?虽然瘟疫临到耶和华的会众,到今日我们还没有洗净这罪。你们今日竟转去不跟从耶和华吗?你们今日既悖逆耶和华,明日他必向以色列全会众发怒。 你们所得为业之地,若嫌不洁净,就可以过到耶和华之地,就是耶和华的帐幕所住之地,在我们中间得地业。只是不可悖逆耶和华,也不可得罪我们,在耶和华我们神的坛以外为自己筑坛。

利未人所得之邑

〈约书亚记〉 21:45 耶和华应许赐福给以色列家的话一句也没有落空,都应验了。

阅读经文:〈约书亚记〉 21:1-45

 事奉神的人得不到地上的基业,你觉得合情合理吗?你还敢事奉神吗?在卅几年前,温哥华刮起了传销之风,我们也被卷进去了。那时大家都有一个梦,好像再过几年都可以变成百万富翁了。但是逐渐地,我发现当自己的心思和时间都花在组织聚会和推销货品时,那种感觉就好像用生命去换钱。我问自己值不值得?答案是不值得。世界上的钱可以赚,但是若要用生命的时间去换,值得吗?事奉神虽然赚不到什么钱,但是神是我们的供应,赚到灵魂的喜乐,让人感到付出一生的光阴都值得。那种心灵的满足是没有什么物质可以替换的。物质和享受都会成为过去,但是神同在的满足却一生一世都不会消失。

利未人事奉神而不分地上的产业,因为他们有神的应许,神就是他们的产业。有神为产业,究竟是好是坏?神这份产业看不见,摸不著,怎能拥有呢?我觉得保罗把这种情况说得最好:「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6:10)」神虽然没有分给利未人地上的产业,但是利未人还是有居住的地方;利未人虽然没有自己的产业,但是他们却让整个以色列民族与神联结,使他们能得到神的祝福,使他们成为富足。神虽然看不见摸不著,但是神的供应却历历可见。 所以想要事奉神的人一定要明白,他不必拥有世界,神却会供给他一切的需要。

在〈民数记〉卅五章里记载:「耶和华在摩押平原约旦河边,耶利哥对面,晓谕摩西说:『你吩咐以色列人,要从所得为业的地中把些城给利未人居住,也要把这城四围的郊野给利未人。 这城邑要归他们居住,城邑的郊野可以牧养他们的牛羊和各样的牲畜,又可以安置他们的财物。 你们给利未人的郊野,要从城根起,四围往外量一千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