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追求杂志设定的主题是“关系”: 即我们每一个基督徒与主耶稣的关系。我们都知道,从我们决志或受洗那一刻起,我们就经历了与主耶稣同埋葬、同复活的过程,从此在与神的关系中我们就得到了儿子的名分,得到了天上父亲的爱,也因此得到了灵魂永生的应许和盼望。
然而在我们灵命成长过程中,我们与神的这种关系还时不时会经受考验和试探。在种种考验和试炼中,对心灵冲击最大的可能莫过发生亲人突然非正常情况离世的悲剧。这种打击可能会使一些人发出“命运为什么对我如此的不公平”的感叹和抱怨,然而下面这首《我心灵得安宁》赞美诗作者的人生故事却告诉我们,一个真正属灵的基督徒与主的那种关系是经得起世间任何严酷的考验和试探。 

《我心灵得安宁》(It Is Well With My Soul)这首诗歌的词作者是哈瑞修.斯彼福(Horatio G. Spafford 1828-1888)。他出生于纽约,居住在芝加哥,职业是当地一位著名的律师和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也是芝加哥房地产的投资人。《我心灵得安宁》是他在经受了四个女儿全部死于海难的巨大人生苦难后下写的诗。(左图为作者像)

1873年11月15日,一艘名为“威乐杜勒阿弗尔号(Ville du Havre)”的船从纽约起航开始了她的死亡之旅,目的地是法国。这是一艘5065吨位的蒸汽动力螺旋桨推进的豪华客轮,由英国泰晤士钢铁公司建造,并因刚在当年完成改造装修而焕然一新,其最高航速可达13节海里,船上有170个头等舱,100个二等舱,50个三等舱(见左图)。本次航行乘客和船员加起来有313人,其中包括哈瑞修.斯彼福的妻子和四个年龄分别为2岁、7岁、9岁、11岁的女儿。

哈瑞修.斯彼福作为一家之主其实是买了船票要与妻女一起坐这艘客轮前往法国,可就在他已经与家人到达码头准备登船的前一刻,正好碰到他所参与投资的芝加哥房地产在区域规划(Zoning)上出现问题必须由他出面来加以解决,于是他决定让妻女先行,自己等到处理完有关事务后再搭乘下一班船去与欧洲与她们汇合。

威乐杜勒阿弗尔号客轮启程后在一望无际的大西洋航行,一帆风顺。到了航行的第七天即11月22日的凌晨2点,船航行到北纬47°21’西经35 °31′ 的位置,熟睡在梦中的旅客突然被巨大的钢铁与钢铁的撞击声惊醒,大家蜂拥冲出船舱跑到甲板上一看,原来客轮已经被一条铁甲船(英国厄尔湖号 Lochear)拦腰撞上,主桅杆断裂倒下,并砸坏了一侧的救生艇,船正在快速下沉……; 在一片混乱中客轮在被撞的第12分钟那一刻断成两半,沉入漆黑一片的大洋中,在海面上产生了巨大的海浪漩涡,大多数乘客和船员根本来不及自救就全部掉入冰冷的海水之中。在这场早于《泰塔尼号》悲剧39年的著名船难中,全船313条鲜活生命只有87人得以生还,其余人均葬身于大西洋。

哈瑞修.斯彼福的妻子安娜及四个女儿当时都坠入到海里。安娜在海浪中艰难地寻找失散了的孩子们,还曾经一度拽住了其中一位孩子的裙边,但即刻又被海浪冲开;有一条救生艇也一度有希望搭救到快冲到艇附近的两个孩子,但仍因水流喘急而未获成功。最终四个小女孩全部都被无情的大海吞没。安娜本人也仅因在陷入昏迷前抓住了一块漂浮到眼前的木板而侥幸被厄尔湖号的船员救起。

安娜和其他生还者获救后被转移到另一艘前来救援的美国轮船上继续航行,9天后抵达英国。伤心欲绝的她实在无法面对如何将四个孩子全部遇难的消息告诉自己的丈夫,于是在她给哈瑞修.斯彼福的电报只写上两个英文单词:Save alone (仅我生还)。这封著名的电报至今仍然保存在美国国会图书馆(见左下文图片)。

收到妻子报丧电报后,斯彼福心如刀割,他立即搭乘最近一班船前往英伦,同行的旅客中有不少客人都是船难死者的家属。当船行驶到“威乐杜勒阿弗尔”船难发生的经纬度处时,船长特地来到这位失去了四个女儿的父亲的船舱房内,告诉他此刻他们正在越过船难发生的海峡地域。

亲爱的读者,读到此处你可以想像那时的斯彼福会是什么样的心情?痛心?哀伤?沮丧?愤怒?命运对他来说实在过于残酷,作为基督徒他甚至还可以对上帝呼喊:主啊,我是那么爱你,为什么还要让我经受那么多苦难!

确实作为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哈瑞修.斯彼福近几年遇到的苦难实在太多太重了。他和妻子安娜是在主日学时认识的,当时安娜才15岁,斯彼福大她整整14岁;斯彼福苦等了三年才与她结成美好的婚姻,这才有了两人爱情的结晶:五个孩子,四女一男,然而在三年前唯一的男孩却因为得猩红热而死去;两年前芝加哥发生了美国19世纪史上最大的一次火灾,大火烧掉了占城市的三分之一面积,整整四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一切建筑物,而斯彼福投资的大片房地产物业正好位于在火灾地区,造成他大半生的积蓄财富毁于一旦;作为房地产商他积极参与了灾后城市重建,却因后者事宜误了与妻女上同一条船,以致在海难发生时未能在现场救援女儿逃生;

他一生都在服事主,参与各种福音事工,甚至这次带家人去欧洲度假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顺道去英国支持著名布道家慕迪筹备的大型布道大会,但却因此行而失去了四个天使般的可爱女儿……(上图为他四个女儿的生前照片)。

然而,面对这样如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的苦难打击,斯彼福却用“我心灵得安宁”这样的主题写下来这首传世不朽的伟大诗歌:

                                                 《我心灵得安宁》
有时享平安,如江河又平稳,有时忧伤来似浪滚,无论何环境,我已蒙主引领,我心灵得安宁,得安宁。

撒但虽来侵,众试炼虽来临,但有主美证在我心,基督已看清我乏助之困境,甘流血救赎我,赐安宁。

回看我众罪,全钉在十架上,每念此衷心极欢畅,主担我重担,何奇妙大恩情,赞美主!我心灵,得安宁。

求主快再来,使信心得亲见,云彩将卷起在主前,号筒声吹响,主再临掌权柄,愿主来!我心灵,必安宁。

在诗中作者虽然用“江河波浪滚滚而来”来形容他此刻刻骨椎心的“忧伤”,但面对这样的苦难,他心里依然相信因为自己已得到主十字架宝血换来的“救赎”恩典,心中有“主领引”,有主担他“重担”,因此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困境”和“试炼”或者是“撒旦来侵”,都不会影响自己灵魂中从主而来的安宁。全诗的最后一节“求主快再来,使信心得亲见”的诗句更反映了他的盼望,即将来有一天他将在天上与他亲爱的女儿们重新相见,因为那是主耶稣的应许!

这首诗写成后在1876年正式发表在由著名圣乐家桑迪 (Ira D. Sankey)和贝利斯(Philip P. Bliss)主编的第2期“福音歌曲”一书上,而作曲的就是贝利斯。贝利斯出生于美国滨州的一个贫穷的基督徒家庭,因家境原因他11岁就被迫离家外出工作,靠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来完成基本教育。这样的环境本来很难让一个人在音乐领域有所作为,据贝利斯本人回忆他直到10岁那年才第一次听到钢琴声音,但他却有幸得到了几位“贵人”的帮助,而在成人后走上音乐之路:19岁时他遇到了一位教音乐的老师,后者发现他有音乐天赋,给了他平生第一次唱歌技巧的训练;21岁时他与女友露西结婚,而露西是出生在一个音乐世家,具有良好的音乐素养,因而给了丈夫许多鼓励和帮助,露西的祖母还特地借了三十美元给贝利斯,从而使他能够去纽约音乐师范学院接受了九个星期的正规音乐教育;31岁时他认识了大布道家穆迪,不久成了穆迪的福音歌手,并在五年后正式成为一名全职的圣乐歌手和作曲家, 并在圣乐界享有盛名。(右上图为贝利斯像)

贝利斯为斯彼福这首诗所谱的曲调调名就用了那首沉船的船名:Ville du Havre。他写下的曲调与斯彼福的歌词相互交融,充满著庄严、宏大和敬虔,旋律在低沉开始,然后一层层升华,烘托渲染出“我心灵得安宁”的主题,从而将基督徒与神之间那种永恒的关系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首诗歌问世不久就得到广泛流传,继而被翻译成各国文字在世界各地的教会传唱,被誉为19世纪最感动人们灵魂的赞美诗歌。一个半多世纪中,无数基督徒含着泪高唱这首诗歌赞美主;数不清的著名歌唱家选择高歌这首百年经典老歌以表达对上帝的爱与敬虔,无数经历了人生苦难而陷入悲伤的人因唱这首歌而带来心灵的安慰,更有无数的人被这首诗歌及背后的故事感动而归入到主的名下。

《我心灵得安宁》诗歌背后的故事深刻地体现了我们基督徒与主那种不可分割的永恒关系,这种关系就像保罗所说的:“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 8:38-39)亲爱的尚未享有这种美好关系的朋友们,你们愿意白白得到这样美好永恒的爱吗?

(请欣赏本文后的视频:世界著名三大男高音同台演唱“我心灵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