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诗歌人生”专栏要向读者介绍一 位与加拿大有关的圣经诗人和他写的作品, 那就是约瑟夫•斯克利文(Joseph Scriven)和他的《耶稣恩友》 (What a Friend We Have in Jesus)。

斯克利文于1819年9月1日出生在爱尔兰班 桥道县(Banbridge, County Down),但他本人及的家 族几代人都与加拿大有密切的关系。祖父死在 魁北克,父亲在加拿大参加过英美之间的1812 年战争,那时他是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的上尉; 斯克利文本人自1847年从爱尔兰都柏林来到加拿大,到1886年去世,生命中有长达近四十年时间是在加拿大度过的,本文中所涉及到的故事大多数就发生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

斯克利文于16岁时进入都柏林三一学院(右图为该校校园照片), 并在那里获得学士学位。在学校读书期间,他 就立志成为一名传教士去各地传播福音。大学毕业后,他在本地找到了一份家教的工作。24岁那年,他爱上了一位漂亮女孩,因为双方情投意合所以很快就定下了结婚的日子。然而就在婚礼举行的前一天发生了不幸。那天夜晚月色朦胧,未婚妻一身新装骑着马从自己的家乡赶来与他会合,快到目的地时要经过一座桥,此刻斯克利文已经到达河的另一边,正怀着激动喜悦的心情在等著迎接这位即将成为自己的另一半的新娘美丽。可就在过桥期间,突然新娘骑的马受到惊吓,在一声嘶叫声中将女主人从马背上摔下直接坠入河中,立刻就消失在急流河水的漩涡之中…。

亲眼目睹了这莫大的悲剧的斯克利文为此伤心欲绝,加上他不久前因加入了在廿年代兴起的新教教派普利茅斯兄弟会(Plymouth Brotherhood)而与当地传统的圣公会教派有所冲突,导致与周围人关系的紧张和疏远,于是他决定离开爱尔兰。

1845年斯克里文独自一人来到当时还属于英国殖民 地的加拿大,在西部安大略的Woodstock住了下来。在那里他先在一个私人学校找到了一份教职,后又转到位于Clinton的另一所学校工作。在那个学校的教书期间有一对住在附近的夫妇聘请他担任儿子的家教,期间偶然一个机会斯克利文认识了女主人的侄女伊丽莎•凯瑟琳•罗丝(Eliza Catherine Roche)。当时的罗丝才13岁,还是一位天真烂漫、情窦初开的少女,两人相识后逐渐彼此产生了感情。经过漫长九年的爱情长跑,到了罗丝22岁时他们终于等到了定下大喜日子的时刻,然而此时悲剧再次降临。

1860年4月的一天,因为罗丝深切希望自己在结婚前将自己的教派转为和斯克利文一致,也成为普利茅斯兄弟会的成员,所以她希望按兄弟会的传统再度完成一个浸水礼,于是那天他俩在众人的陪伴下前往附近的米湖(Rice lake)去完成该仪式。安大略四月的气温仍然很低,米湖部分湖面上还结著冰,结果原本身体状况不佳的罗丝在浸入冰冷的湖水过程中受了凉,回去不久又转化为肺炎,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回天无力,在四个月后离开人世。斯克利文又一次尝到与心爱的人天人永诀的锥心之痛。一个人的生命中居然经历了两次未婚妻在婚礼前非正常不幸死亡,而且还都与水有关,这在世界上恐怕是绝无仅有了。(左上图是冬天季节结冰的米湖照片)

然而受到如此人生残酷打击的斯克利文并没有因此就对自己的信仰产生任何怀疑和动摇,这位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他反而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传播福音的行动之中。早在斯克利文初到加拿大时,他就经常利用假期时间沿着正在建筑中的太平洋铁路轨道向劳工们宣传福音,给那些不识字的工人们朗读《圣经》(笔者相信其中一定有很多是来自中国的修铁路华工)。而此时他更频繁地跋涉在各地,专门到人群较多的地方去宣扬神的福音。在他居住的霍普港,他也经常将附近的教友们聚集在一起,向他们宣讲教义及信徒应有的敬虔生活方式。他还经常伫立在街头向过往的市民大声布道,为此他多次受到被人扔烂水果和蔬菜的羞辱,甚至还遭到过被员警驱逐或逮捕的压迫,但所有这一切都不能阻挡他传福音的热情。

不仅仅是竭尽全力去传福音,在日常生活中斯克里文也一贯按上帝“爱人如己”的教导努力地行善。多年来,他一直通过帮当地寡妇照看养牛场因而将自己得到的牛奶转送给家有孩子的穷人。冬天来临前他经常辛辛苦苦去上山砍木,然后将柴火白送给那些经济困难或无力去砍柴的家庭,即使对方是他不认识 的人。他曾经卖掉自己从爱尔兰带来,家中唯一值钱的手表,去帮助一位失去了牛的农民。他甚至让爱尔兰的 家人远隔重洋邮寄给他生活物品,用以接济周围贫困的人。事实上,他已经做到几乎将自己能给的一切都送给了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与他对穷人的慷慨相比,斯克利文自己的生活却一直过得极度贫困,到了他晚年身体和精神状况逐渐出了问题。1886年一个炎热的夏天,他的朋友詹姆斯•萨克维尔在知道他生病的情况后,将他带到自己的家里休养。8月10日那天夜晚,主人发现他不在屋里,第二天早上他的尸体在附近湖边的泄洪口处被找到,而一旁的大坝正是通向他第二天早上要去教会的必经之路。这一次轮到他本人因水而死,连同他这次自己的归宿,他生命中经历的三次死亡都与水有关。没有人确切知道在那个晚上究竟发生何事,但根据那位最后接待他的朋友詹 姆斯•萨克维尔的回忆,斯克利文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几天所做的最多祷告是:“我希望上帝能够带我回家”,以及“我的主啊,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斯克里文去世后被安葬在他的第二个未婚妻伊丽莎•罗丝家族的墓 地,该墓地至今还在安大略省霍普港的一条高速公路出口不远的地方。

讲完作者的生平,让我们回到“耶稣恩友”这首诗歌。虽然这是斯克利文所写的众多诗歌中唯一得以流传的一首,但这已足够让他垂名青史。这首诗歌的创作背景和流传经历又有着很多感人的故事。 根据作者本人回忆,写作这首诗歌最初的灵感是来自于他在1846年随做家教的家庭去叙利亚大马士革 旅游期间。当时他行走在一条Straight大街上,突然因想起保罗当年在去大马士革路上被主蒙召光照的故事而感想联翩,由此更进一步升华了自己与主的亲密关系,但当时他只把这一切都留存在心中。真正写成这首诗歌的时间已是多年后。(上图为几位妇女在作者墓地唱他写的诗歌照片)

1855年的一天他得知在爱尔兰的母亲病得很重,而他虽然已经长达十年没有回家乡探望母亲,但是此时却根本没有足够的盘缠去购买船票,于是他把自己写的一首诗连同一封信寄给了母亲来表达对母亲的思念和安慰。而这首诗就是《耶稣恩友》。

  • 何等恩友慈仁救主,负我罪愆担我忧;
    何等权利能将万事,来到耶稣座前求!
    多少平安我们坐失,多少痛苦冤枉受,
    都是因为未将万事,来到耶稣座前求。

  • 我们有无试探引诱?有无难过苦关头?
    决不应当因此灰心;仍当到主座前求!
    何处能寻这般良友,同尝一切苦与愁?
    我们弱点主都知道,放心到主座前求!

  • 我们是否软弱多愁,千斤重担压肩头?
    主仍做我避难处所,奔向耶稣座前求!
    你若正逢友叛亲离,快向耶稣座前求!
    到祂怀中祂必保护,有祂安慰便无忧。

诗歌刚写成后斯克利文并没有打算将其出 版,因为他将其视其为自己与上帝真实个人情感交流的写照和记录。若干年后有一天,因为他生病有一位朋友赶来看他。朋友在他的案头上发现了这首诗歌的手稿,惊奇地问道: “这首诗是你写的吗?” 斯克利文轻声地回答:“是上帝和我共同写的。”   那位朋友读后十分感动,爱不释手,最后得到斯克里文的许可拿到了这首诗歌副本,并找了当地一家音乐出版商,将其刊印出来,但因这家出版社并不出名,诗歌发表后并没有在读者中产生特别的影响。

然而远在大西洋的另一边等待这诗歌的却是另一种命运。也许是作者的母亲在看了儿子的这首诗歌后曾经将其传给了身边的朋友,慢慢的这首诗歌逐渐地在社会上不胫而走流传开来。到了1865年,英国的一本诗集中正式收取了这首诗歌,里面所配的曲谱用了美国著名音乐家查尔斯•匡威(Charles C. Converse)为另一首圣诗《不停的祷告》所作的旋律。该旋律虽然简单易唱,听起来却有如溪流般清澈、温柔、流畅的效果,与歌词搭配更是天人合一,扣人心环。到1875年,著名的美国圣乐音乐家桑基(Ira D. Sankey)也因特别喜欢这首诗歌而将其收入到自己最新出版的圣诗集之中,从此诗歌得到 更大地传播。与桑基同工的美国大布道家德怀 特•穆迪(Dwight Lyman Moody)视其为他听过的最动人的圣诗,因而经常在自己有数千人参加的大型布道会上选唱。因为桑基和穆迪两人的巨大影响力,诗歌进一步在世界各国得到了广泛的传播,成为一首脍炙人口的著名圣诗。有人这样评价这首诗歌,说在诗歌流传的岁月中,人们无论是在梵蒂冈的城墙下,或航行在大西洋的邮轮中;无论是在发生工业革命的英国工厂车间里,或被视为新大陆的美国新移民登陆之地纽约爱丽丝岛上; 甚至是在欧洲世界大战的战壕里,或在各地监狱里艰难度日的犯人群中,都能听到有人用不同的语言在唱这首歌。在诗歌成名后的许多年,不少人都以为作者是美国的一位著名诗人,殊不知真正的作者是一名因为贫穷疾病已经死于加拿大安大略一小镇的无名传教士。(上图为穆迪大型布道会场景图)

也许有读者读到这里会因此不解或感叹,为什么如此虔诚爱主,为他人付出一切的斯克里文在他的有限生命中会经历那么多坎坷和不幸呢?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从作者自己在这首诗歌的文字中寻求答案吧!

是的,斯克里文在生活中经历了太多试炼、痛苦和忧愁,但他就像他写的诗那样,他知道主是他的“忠心朋友”,是他心灵的“避难所”,所有他能够把一切人生重担交托在主的施恩宝座面前;他所求的不是物质上富有,不是无灾无难,无忧无愁,而是将来永“在主怀”的盼望,是心灵“无忧”的平安!

亲爱的读者,你曾经经历过人生中的绝望和悲伤吗?你曾经历过挚爱的亲人与你永别的痛苦吗?此刻你是否还在为人生事业或感情的失败而感到软弱和忧愁? 那么我邀请您像这首诗歌写的那样,来到主的恩座面前,把耶稣当做你的忠心朋友,将您心中的所有的痛苦和悲伤向祂倾述,向祂诉求,把所有的心灵重负交给祂分担。请您相信:只要您得到耶稣这位恩友,您一定可以得到真正心灵的平安,从此“在主怀中必蒙护佑”,“与主同在永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