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里,大卫写的诗篇第23篇是每一个基督徒非常熟悉喜爱的经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祢与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敌人面前,祢为我摆设筵席;祢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后世有许多人专门为这段著名的诗篇谱写了许多优美的歌曲,可却有这样的一首圣诗,虽然其写作的背景也是与这经文有关,但全诗直接引用的经文却仅仅是其中的三个字,而且这首诗歌的投稿、发表、谱曲以及流传过程居然连作者本人都是在三年后方才知道。这首诗歌就是「天父领我」(He leadeth me,中文直译:祂带领我),其作者是美国十九世纪浸信会的一位牧师,名字叫约瑟夫.吉尔摩(Joseph H. Gilmore, 1834-1918)。

吉尔摩出生于1834年出生于波士顿一个良好的家庭,父亲过去曾经是一名铁路建筑商和地区铁路总监,后从政,先后担任过新罕布夏州的议员和州长。吉尔摩自幼就非常聪明好学,完成高中教育后他顺利考上著名的布朗大学,在该大学文学院先后取得学士和硕士学位之后,他又继续在布朗的牛顿神学研究所研读神学并取得学位。神学院毕业后他成为波士顿浸信会的牧师。这首诗歌就是他从神学院毕业后的第二年写的,创作的年份是1862年。(下图为布朗大学建筑物)

根据他本人的回忆,那次他是受费城第一浸信会的邀请前往该教会做两个星期的布道。期间的那个星期三晚上该教会有一个祷告会。当时美国因奴隶制而引起的南北战争已经爆发,属于北方阵线的费城正处在极度动荡和不安之中,因此他选择了《圣经》诗篇的廿三篇作为当日讲道的题目。这段经文过去从不同的角度他曾经讲过三四次,可是那天他准备的主题却是着重在整段经文的第二节,即「祂领我到可安歇的水边」这句话,特别是经文开始的前“祂领我”这三个字让他对凡事有了上帝的引领必能得到保守和祝福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和信心。当晚以这个主题所做的证道非常成功,感动激励了所有台下的人。聚会结束后 他和妻子回到了教会安排接待他们的那位执事的家中;入睡前主宾还在客厅里闲聊,但吉尔摩的心绪依然停留在有天父引领的幸福情感之中,于是当场他拿起一支铅笔在依然站立的情况迅速在一张纸上写下这首诗,写完后即随手把草稿给了身边的妻子玛丽,此后就再也没去想它。可是没想到玛丽读了这首诗后因非常喜欢,就自做主张把它投寄给波士顿的「守望和反思者」杂志。可能是考虑到丈夫还是一名初出茅庐的新传道人,玛丽投稿时用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单词“Contoocook”来作为署名。(下图为费城第一浸信会教堂原址的照片)

诗歌寄出后发表在当年的12月4日出版的刊物上。接着有一位名叫威廉.白德瑞(William B. Bradbury)著名圣乐家读到这首诗,因为十分喜爱,便给它谱上了乐曲,并且编入到自己的主日学教课本中,遂使它开始得以流传,但是白瑞德也不知道歌词的作者究竟为何人。直到三年后的某一天,吉尔摩应邀去罗彻斯特城的第二浸信会讲道,这家教会正在考虑聘请他作为牧师。讲道前他顺手拿起他们教会一本新编的圣诗,想了解他们教会现在唱的是什么诗歌,可没想到居然在书里发现了自己写的这首诗歌,而且已经被名人谱上曲,成为许多教会敬拜时所唱的诗歌,当时他的惊讶程度可想而知!回去后他马上询问妻子当年是怎么回事,玛丽回答道:“那时我觉得你这首诗歌对鼓励安定人心会很有帮助,所以我就把它投稿了,但是我也没想到会威廉.白瑞德会把它谱上了曲子。”

这里我想顺便简单介绍一下为这首诗歌谱曲的威廉.白瑞德。他是美国福音诗歌历史上一位著名的作曲家和器乐家,十七岁进入波士顿知名的洛厄尔·梅森音乐学院学习,后又专门前往古典音乐的大本营德国进修音乐,回国后在纽约的浸信会教会事奉。当时美国的主日学运动方兴未艾,威廉对此贡献良多,他打破教会传统把敬拜诗歌引入主日学事工,并且创作了许多优美的赞美诗歌,甚至因此与著名圣乐家桑基并立一起被称之为主日学音乐之父。圣乐史上祷告良辰「坚如磐石」(The Solid Rock)、「救世主像牧人领导我们」(Savior, Like a Shepherd, Lead Us),「耶稣爱我」(Jesus Loves Me)等著名诗歌的曲谱都是出于他手。(下图为当年威廉.白瑞德为纽约芝加哥教会编写的主日学歌曲封面)

有了白瑞达谱曲“加持”后的这首「天父领我」很快迅速地传遍了世界,成为一首广人们喜爱的“流行圣诗”。其传播之远的一个有趣例证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同盟国士兵们无意中在一个叫波利尼西亚的南太平洋小国里发现,当地所有的原住民都把这首「天父领我」当做最受他们欢迎和喜欢的圣诗!(下图为波利尼西亚原住民的图腾)

我们再回到介绍吉尔摩本人。圣诗作者中很少像他那样具有如此多方面才华和能力的人。除了他作为基督徒在浸信会长期做过牧师外,他的一生中还曾做过编辑,在布朗大学神学院教授过希伯来文课;特别是他自1868年起就被罗切斯特大学聘请作为教授,在英语系担任逻辑学、修辞学及英国文学等课程的教学,他写的「英美文学纲要」等几本书籍还被该校选作科教书。除此以外,在他父亲当选为新罕布夏州州长的1863-1865年期间,他曾经还出任过州长的私人秘书一职。然而究其一生,他最受人们赞誉和纪念的还是他在年轻时写的这首圣诗!1926年费城第一浸信会所在的街道位置拆迁,在原地基础上新盖起的办公大楼为美国协和煤气公司所有;出于对这首诗歌及诗歌作者的敬仰,该公司刻意在楼里设立一个醒目的纪念铜牌,铜牌中间铭刻着这首诗歌的标题「祂领我」(He leadeth me),以纪念这首著名圣诗及其作者。(上右图为晚年在罗契斯特大学教学时的吉尔摩)

现在让我们一起来欣赏这首诗歌:

  天父领我 (He Leadeth Me)

天父领我,我深喜欢,蒙主引导心中平安;

无论日夜动静起坐,有主圣手时常领我。

有时遭遇困苦忧伤,有时大得喜乐安康;

似海翻腾,如山稳妥,或危或安天父领我。

我愿紧握恩主圣手,甘心乐意随主行走;

遇祸遇福两般皆可,因主我父圣手领我。

到时行完一世路程,靠托主恩完全得胜;

死如冷河我不怕过,独赖天父至终领我。

副歌

天父领我,日日领我,天上慈父亲手领我!

惟愿跟随不离右左,因蒙主恩亲手领我。

亲爱的朋友,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的各个阶段上往往需要有人指引。在孩提时代我们需要父母亲的手牵引着我们的手丫丫学步;在我们在读书求学的各阶段需要我们老师们的解惑指导;当我们刚进入职场,我们需要上级及前辈的格外带领和帮助;即使我们已经年迈退休,我们要融入到当地的老人群体中也最好有熟人携带引领….;更不要说当我们在生活中遇到数不尽的各种难关和考验的时候,我们太需要能够得到他人切实的协助,指引我们走出困境。可是人生中却有太多不如意的时刻,当我们特别需要有人引领时我们却往往一筹莫展,坐困愁城,无一人可依靠信赖,甚至有时候绝望到惶惶不可终日的地步。然而,如果我们早日认识我们在天上的父,把我们的生命交托给那位恩主,那么我们的人生路上可以像这首诗歌所说的,无论是“遇祸遇福”、“或危或安”,无论我们的心灵有多大的“困苦忧伤”,我们必能因有祂的“亲手”引领而平安度过;而且靠着祂信实的恩典我们必在天路的历程中“完全得胜”,由祂亲自引领走过死阴幽谷,直到我们再见主耶稣荣光的那一天!亲爱的还没有信主的慕道朋友们,在如今因新冠疫情整个世界弥漫着悲观失望的特殊时刻,在每一个的生命健康遭受到病毒这个死神威胁的紧急关头,你是否愿意把你的手交给耶稣,由祂亲自来牵引你,赐给你属天的心灵平安,让你的生命通过祂的指引从此与永恒和永生连接?你,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