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年末来临时有两首平时很难“聚首”的圣诗往往会被教会选中在十二月的敬拜时使用,一首是和往常一样在月初主日圣餐前所唱的《奇妙十架》,另一首是在月末的圣诞节期间所唱的《普世欢腾》。很少人会知道这两首风格回然不同的诗歌其作者却是同一个人,而这位诗人所处的时代离我们的今天已经是远隔了三百多年。今天我要介绍的这位主角就是出生在1674年,被尊为英国“圣诗之父”的艾萨克.华兹 (Isaac Watts)。

艾萨克•华兹出生在英格兰南安普敦的一个虔诚的清教徒家庭。父亲当年曾经是一家清教徒教会的执事,因为清教徒为当时的英格兰国教所不容,故他两次因受迫害而坐牢,甚至在华兹出生时他还在狱中,母亲只得抱着他到狱中去看父亲。可是父亲依然坚定持守他的信仰,即使到了华兹九岁那年仍然发生他因不愿意屈服当局迫害而一度被迫离开家人到外地流浪的事情。父亲对对真理的坚持和信守,从小就给华兹就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对他的一生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华兹自幼聪明好学,从四岁起就开始学习拉丁文,六岁入当地的爱德华六世国王学校(右图为该校旧址)接受传统基础教育,但他更感兴趣的还是对诗歌的爱好,这也与他从小显示出来的天赋有关。 那时华兹的父母办了一所寄宿主日学学校,平日里常常奖励学生们在课余时间学习作诗。有一天他父亲问他为什么祷告时眼睛是睁开的,他即刻用押韵的顺口溜回答:

A little mouse for want of stairs ran up a rope to say its prayers.

Receiving  corporal publishment for this, he cried: O father, father, pity take, and I will no more verses make. 

(中译: :一只小老鼠攀住一根绳子,想上楼 说它的祷告词,一被骂他就哭道:“老爸,老爸,原谅我一次,否则我就写不出诗歌文字。”)

16岁那年华兹中学毕业,因其成绩出色, 当时社会上不少有名望的人都愿意推荐他进入著名的牛津大学深造,若他答应将来他毕业后便可有资格在英国国教圣公会的教会中担任牧师一职, 从此也可改变他一家人的命运。然而这些诱惑却丝毫都影响不了他,他拒绝了这些人的推荐,最后选择了去一家叫Nonconformist Academy 的学院读书。20岁大学毕业后,他正式开始了圣诗创作,据说这还是与他父亲的激将法有关。当时他已经获得一家独立教会的牧师职位,在教会服事时他经常对当时各教会诗歌敬拜只唱古板、低沉的诗篇旧习感到不满,希望能有赞美基督为主旋律的新圣诗来敬拜。 父亲因此激励他:“那你自己来写些好的诗歌给我们看看!”于是华兹就接受父亲的挑战开始了圣诗创作,每周完成一首就交给教会试唱,并深受会众喜爱。到了他二十二岁时出版第一部诗集时,他写的诗歌已经多达二百多首。(下图为华兹当年事奉过的教会,后改名为华兹纪念教会)

在圣诗创作中,华兹逐渐形成自己鲜明的风格,具体表现在: 经文取材时将新约与旧约结合起来; 在赞美对象上突出主耶稣和十字架; 在信徒与主关系上更多的强调体现信徒的信心以及信徒与主的亲密关系; 在歌词文字结构上,赋予诗歌更接近体现当代生活的语言风格; 同时更注重拉近诗人与敬拜者之间的情感距离,充分激发诗歌对信徒个人灵性成长的激励作用。 华兹这种全新的圣诗创作特点,在当时英国这个历史上深受保守传统影响的国家里,无疑是一场圣诗的革命,开创了英国新圣诗的先河,他也因此被戴上了“英国圣诗之父”的桂冠。

华兹的上述创作特点在《普世欢腾》这首圣诗中表现得尤其充分。该诗歌创作于1719年,当时他要出版一本取名为「大卫的诗」(Psalms of David)诗集,觉得其中应该有一首歌颂耶稣诞生和再来的圣诗,于是他在〈诗篇〉98:4-9的经文基础上写下了这首不朽的诗歌。(下图是1806年原版的)「大卫的诗」)

1普世欢腾,救主降临!全地接祂为王;

万心为主预备地方,宇宙万物歌唱,

宇宙万物歌唱,宇宙,宇宙万物歌唱。

2普世欢腾,救主降临!全地接祂为王;

万心为主预备地方,宇宙万物歌唱,

 宇宙万物歌唱,宇宙,宇宙万物歌唱。

3大地欢腾,主治万方!万民高声颂扬;

田野江河,平原山岗,回应歌声嘹亮,

回应歌声嘹亮,回应,回应歌声嘹亮

4世上一切罪恶忧伤,从此不再生长;

普世咒诅变为恩典,主爱泽及四方,

主爱泽及四方,主爱,主爱泽及四方。

5主以真理,恩治万方,要在万国民中,

 彰显上主公义荣光, 主爱奇妙丰盛,

主爱奇妙丰盛,主爱,主爱奇妙丰盛。

我们知道任何一个圣诗诗人以及其作品的成名其背后的真正推手其实是上帝。华兹时代的的英国教会在经过了过去的十七、十八两个世纪复兴之后,又再次趋于了低潮,教会的光景也落到了十分荒凉的地步。全国上下许多信徒对属灵的成长失去了热情和兴趣,甚至在很多教会的主日崇拜中出现了牧师在台上讲道素然寡味,会众在台下自顾聊天的现象,甚至还有人竟敢在聚会中随便吃喝睡觉,当时的英国教会确实已经到了无法继续生存的边缘。然而正像神对以色列人历代所作的事一样,当民众堕落到灵性极其荒凉的时候,神的手就通过一个器皿或方法来施加干预。华兹和他的圣诗就是被神使用复兴英国的独特器皿和方法。神借着祂所赐给他的写诗恩赐,一扫笼罩在英国教会敬拜时的暮气,从而给英国教会新的大复兴增添了强大动力。

华兹诗歌对当时英国教会所起到的这种作用通过他写的另一首诗歌来体现是再合适不过的,那就是至今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还在唱的《奇妙十架》(也有译成“每思想奇妙十架”)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

这首诗歌作者以保罗加拉太书中的「但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这首歌将神通过十字架的奇妙救恩大爱,和信徒因感受到神的爱愿意全然委身为神的心志意念,通过感人的诗句韵文发挥得淋漓尽致。歌词这样写道:

每逢思念奇妙十架,荣耀救主在上悬挂,

从前名利富足矜夸,我看如土完全撇下。

求主禁我别有所夸,只夸救主舍身十架,

基督为我献身流血,我愿舍尽虚空荣华。

试看祂头祂足祂手,慈爱忧伤和血并流,

从前可曾爱忧交织? 荆棘可曾化作冕旒?

宇宙万物若归我有,尽献所有何足报恩,

神圣大爱奇妙难测,愿献我命我心我身。

这首充满信徒对十字架救赎大爱感恩和自省觉悟的诗歌问世后影响巨大,当时英国的每一个教会在敬拜时几乎都可以听到这首歌,诗歌不但迅速流传到国外,后来又在历代被各地的许多教会固定作为每月圣餐聚会时所必唱的圣诗,笔者所在的温哥华圣道堂自创堂后的数十年中就是一直如此。

《奇妙十架》这首诗歌在流传的历史过程中所用的曲谱曾经有过变化。今天我们所唱的是 1830年由作曲家梅逊(Lowell Mason)重编的曲调,而梅逊的改编又是在德国最伟大的音乐家门德尔(George Frederick Handel, 1685-1759 )创作的圣剧音乐「弥赛亚」(Messiah)中 的Comfort Ye 和 Lift Up Your Heads两段音乐基础上完成的。 门德尔是德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他廿岁时就发表了他的第一部歌剧;1706-1709 年间,他在意大利师从多位音乐大师,曾被聘为汉诺威(Hanover)宫廷乐队指挥;1713年 起他定居英国,并在那里创办皇家音乐院,上演义大利式歌剧。他的一生中写了许多部歌剧,但真正令他流芳百世的却是他的圣乐。他在1720年完成了自己第一部圣剧「以斯帖」 (Esther),而「弥赛亚」是他在1741年仅用了廿四天时间所完成的伟大交响乐作品。

华兹从小体弱多病,到他成人的时候,不但体格十分矮小,而且气貌不扬,但神却赐给他了丰富的恩赐。他不但一生写了六百多首圣诗,而且十分具有讲道的恩赐,每次站在讲台上时,他的话语不仅带着新鲜的启示,而且大有能力,使听众的心灵感到震动。除此以外,他还写了许多儿童诗歌,曾出版过一本儿童歌集; 更有趣的是他还是一位著名的神学家和逻辑学家。他写的一本有关逻辑学的专著曾经长期被哈佛、耶鲁、剑桥和牛津等大学作为标准的教科书, 后者的学校甚至时到至今仍然还在使用这本书。

华兹死于1748年11月25日,享年75岁。一个巨大的雕像和纪念碑被竖立在他家乡南安普顿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公园里(见上图),以纪念这位英国“圣诗之父”;而时间过去了两个多世纪,如今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在唱他写的歌,更是对他一生最好的褒奖。让我们记住这位诗人的名字—艾萨克.华兹,并通过他写的这首诗来思想十字架和我们每一个信徒的关系。